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财务公司的生活(快乐的财务公司)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财务公司的生活(快乐的财务公司)

 
财务公司的生活

 我叫李苗,在深圳的一家财务公司工作。我是会计,同组有二个女人∶周
婉仪和陈莉莉;还有一个男人,叫王家南。我们几个都已结了婚,莉莉是刚毕
业来的,人长得挺秀气,挺惹人喜爱。婉仪是财务经理,最近离了婚。

我们四个人同在二十楼的一个办公室,其他的同事都在楼下十一楼办公,
我们几个平时工作都挺清闲的,收入也不错,有时也在办公室打打牌,说一
些带晕的笑话打发时间。

这天下午,公司的中央空调坏了,也不想做事,我提议打牌,他们都赞
成,就打了几圈麻将。

“李苗,你老是出重,我可要吃你了!”家南说∶“二筒!”

“你有本事吃她麽?人家可是淑女。跟二筒!”婉仪说。

“淑女也是人嘛!”家南笑着说∶“淑女发起姣来,更加利害呢!”

“你老婆就是例子吧?”婉仪笑着问。

“谁说的!我老婆本来就不是淑女!哈,我不吃上家,自摸了!”

家南今天的手气真好。

“哎!我四飞叫都摸不到,你单吊都行!真黑!”我说。

“当然,你得到满足了嘛,当然不用自摸了。”家南说。

“你再自摸的话,我们不给钱啦!输了一千多了!”莉莉说。

“没办法啊,没人摸我,我只好自摸了!”家南好像一脸无奈。

“晒命啊?看你怎麽死!”我说。

“对,他再自摸我们都不给钱!”婉仪也说,她笑着问家南∶“喂,你
都赢了六千多了,打个折头收一半吧?”

“哇!去夜总会给贴士都不用那麽贵啦,一个小姐一千块啊!”家南当
然不干。

“夜总会的小姐要多少?”我问。

“最多八百。”

“那我们收一千也不多麽?”婉仪笑着说∶“就这样啦,每人减一千块!”

“不行!我已经赢了的不能减,最多我再赢的减半收吧!”

正说着,家南又自摸了,我们都不给钱。家南苦瓜一样的脸,说∶“喂,
小姐,我赢的收不了,那不是净输?不好吧?”

“跟女人玩是这样的,去夜总会你不也说出钱讨人高兴麽?东风!”婉
仪笑道。

“是呀,你当作是去了夜总会好了!”我也帮腔。

“你不要老是自摸就好了嘛!”莉莉笑着说∶“巾叁万!”

“不自摸怎麽赢?你们摸不到,我也没办法呀!”

“你是不是年轻的时候经常自摸啊?这麽能摸!”我笑他。

“你们有人摸,我没人摸,只好自摸咯!”

“去!我才没人摸呢!”莉莉说。

“你没结婚,当然不同啦,她们可是天天有人摸!”

“死嘴!我都离婚一年了,哪有人摸!”婉仪笑骂道。

“哦!那小苗天天有人摸了!”家南笑着说∶“哈哈!我又自摸了!”

“他今天吃了屎了!不给!”婉仪说。

我们也都不给钱。

“哇!你们总不能老是赖皮麽!这怎麽打嘛!”家南叫道。

“谁叫你老是自摸!”我说∶“莉莉出了南风你不吃,自己找的!”

“喂,多少总得给一点麽?摸得这麽辛苦!”家南只好来软的。

“刚才说给一半,你又不干,现在没有了!”婉仪说。

“对!苏州过后没船坐了!”莉莉说。

“唉,早知道这样,我不如去夜总会更合算了!叁索。”

“去夜总会伤身体麽!”我说∶“我们是为你好啊!”

“巾M是嘛,免得你老婆怪你没用!”莉莉也捉狭道。

“小莉也知道挺多东西的嘛!”婉仪笑说。

“小莉知道的绝不比你们少呢!”家南说∶“起码知道有没有用麽!”

“去!我是跟你们学的!”莉莉说∶“你自己说去喝酒,喝得醉熏熏的,
你老婆说你没用的嘛!”

“谁说的!喝了酒才利害呢!”家南说∶“你问问她们是不是?”

“真的?”莉莉问。

我和婉仪笑了笑,不置可否。

“当然啦!她们经验丰富着呢!”

“哪有你那麽多经验!哈,吃你!”我笑着推牌∶“六九万,吃!”

家南说∶“你们不给,我也不给!”

“不行!你自摸我们才不给,我这是吃,快点,二百!”我伸手要钱。

“那我不是亏定了?不干!哎呀!抢钱呀!”家南一不留神,莉莉抢了
他几百块给我。

“唉,下次跟你们打牌,不打钱了!”

“打什麽?”我笑着砌牌。

“打脱衣服的!”家南没好气的说。

“好啊,现在也可以啊!”婉仪笑着说。

“就是呀!”莉莉以为说笑,也搭口说。

“小莉,你别嘴硬,真是打脱衣服的你敢麽?”家南说。

“她们打我就打,怕什麽!”莉莉倒挺倔的。

“没错!我们几个女的算一家,你自己算一家,只许自摸的!”我想这
样打肯定不会输。

“对对M这样打!”莉莉和婉仪也说。

“那乾脆我现在脱衣服好了,还打什麽呀!”

“谁希罕你脱衣服呀,喂,八筒!”莉莉说∶“不敢打就给钱啦!”

“好!我就跟你们打一次!我就不信我输定的,不许赖皮的啊!”

“好啊!我们说话算数,我们叁个都输一次,就脱一件衣服,你输一次
脱一件,脱光了就不打了!”婉仪说。

“对M这样!”我和莉莉也附和。

于是从新砌牌,我们叁个女人使着眼色,互相给牌,家南提起精神,大
唿不许通水。

第一盘我输了,但还不用脱,第二盘家南输了,他脱了西装上衣,笑着
说∶“不怕,我今天穿了几条内裤!”

“哈哈,你早知道会脱衣服的麽!”莉莉笑道。

又打了四盘,莉莉输一盘,婉仪输一盘,家南输两盘,他脱了领带和鞋
子,我们也脱了鞋子。

但是接下来我们输了四盘,只好把丝袜脱了。

“哎,小苗,你的腿很白哪!”家南笑着说。

“色鬼!别乱看,小心输光你!”

“不知道现在谁输得多呢?”家南笑着说∶“九索!”

接下来,我们出入不大,家南已经脱掉衬衣了,光着上身。他挺壮的,
健硕的胸肌和手臂都很结实。

我们几个女的都差不多,婉仪今天穿得不多,再输就要脱衬衣了。

“哈,叫你不要出万子的啦,和了!”莉莉高兴的说。

“好啊!脱裤子呀!”我和婉仪拍手笑道。

“唉!你们通水的!”家南无奈的说,但他还是乖乖的脱下裤子。

哇!我一眼瞟见他的内裤,那东西好大!虽然还未勃起,已经够吓人的
了!

我看了看婉仪,她正用眼角瞧着那里,脸上也是惊愕的神情。她可能知
道我看她,脸上一红,不敢再看了。

莉莉笑着扭过头,她不敢看,问∶“脱了没有啊?你再输我们就不打了!”

“你们不通水我会输麽!等着瞧,我马上赢回来!”家南脱了裤子,坐
回位置。

我和婉仪对看了一眼,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摸牌。

我心里也一阵乱跳,出牌也乱了一点,莉莉给我的五万都没巾。

“怎麽样,我都说要赢回来的麽!”家南得意的吃了婉仪的六万,笑嘻
嘻的说∶“脱啊,你们输了呀!”

婉仪不知是出错了牌还是不好意思,脸红红的,她犹豫了一下,转过身
去脱下了衬衣。

婉仪的身段很好,衬衣之下已经隐约可见,脱了衬衣,从背后看去,她
的胸罩带子也勒得她背上微微有点紧。

“行了吧!”她转过身来,坐回桌子。

她转过来后,我们都看见了,她的胸很大,乳罩从下面半包围托着她硕
大的乳房,上面浑圆的线条,已经清晰可见了。如果仔细一点看,她那半通花蕾
丝的乳罩后面,有两点的黑色隐约凸起来。

婉仪脱了,我和莉莉也把外套脱下,家南笑嘻嘻的说∶“好啊!真漂亮!”

“小心眼睛长钉子!”莉莉骂他道。

“来呀!继续打!”婉仪说,她脸上红红的,鼻尖微微有汗渗出。

“喂,你们不许用美人计的呀!”家南打了几张牌之后,笑着说。

“什麽美人计呀?”我问。

“你看婉仪,一摸牌就把那对大灯笼对着我了,你们换牌我都看不到了!”

“去你的!你自己心邪!你看过的大灯笼还少麽!”婉仪啐道。

“那你就不知道了!女人不一定要大才好的!”家南说。

“又骗人了!叶子楣不是那里大,你们男人会这麽着迷她麽!”我说。

莉莉怕输,偷偷换了一张二索,没想到让家南发现了,她半撤赖的说∶
“谁换牌了?你只顾看婉仪,看花眼了吧!六索!”

“好啊!我和六索!”家南笑道,一手抢过了莉莉出的六索。

“不干!你刚才打过六索的麽!”莉莉大声叫道,偷偷把手上的二索混
进家南的牌里,说∶“你和什麽呀?大相公!”

“你,你换了我的牌!”家南看了看牌,说∶“我要单丁的二索干什麽?

你赖皮!“

“好了,这盘不算数!”我说。

“这怎麽行,我叁飞叫,下盘还有那麽好运气麽!而且小莉还换过牌呢!”

“那我们各打各的,这盘不算,可以了吧!”婉仪说。

“那还差不多!”家南说。

莉莉和我也没意见,又砌牌了。

“哈哈!我自摸!”莉莉大笑着说∶“家南,你要脱光了吧!”

“脱就脱呗!”家南不屑的说∶“我还有最后一盘啊,不见得就输定吧!”

他站起来,作势要脱内裤,莉莉刚才没看他脱长裤,现在一见他那胀鼓
鼓的地方,羞得“啊!”的叫了一声。

“怎麽?没见过这麽大的麽?”家南笑着对她说。

“你┅┅你在桌子下面脱嘛!”

我看见家南的内裤比刚才胀了很多,把他内裤的橡筋也拉的向下坠了,
隐约看见几丝黑毛。我看看婉仪,她正盯着家南那地方,目光流动,脸上一种半
惊半笑的表情,她没发现我看她,继续看着。

“好啊,我就在桌子下面脱。”家南坐下来,过一会儿,他把内裤拿出
来,说∶“我脱了一条,还有一条呢!该你们了吧!”他看着我和婉仪。

婉仪抿嘴想了想,说∶“脱就脱呗,愿赌服输!”

她这次也不转身了,伸手到背后一拉,就解开了奶罩扣子,她取下奶罩,
扔在沙发上,挺起胸看着我们。

她的双乳脱离了束缚,更显凸兀,乳房浑圆,上面的乳尖呈红黑色,尖
尖的翘起。

我看她已经脱得上身光熘熘的,只好也脱下衬衣。

我今天戴的是蕾丝乳罩,我的乳房虽然没有婉仪的那麽大,但绝不算小,
结婚后让丈夫经常的捏揉,更加高耸,我害羞的半遮半掩着。

“怎麽样?我和小苗的身段都可以吧!”婉仪瞟了瞟家南说。

“绝对一流!太美了!”家南看着婉仪的双乳,赞叹道。

“想看多一点麽?”婉仪笑着问。

“我说不想,你们也不信嘛!”

“那我们一盘定输赢,我输了就脱光,你输了也脱光,好吗?”

“好!一言为定!”

我和莉莉马上说∶“我们不算的啊!”

他们同意了,开始玩起来,几个来回,婉仪就输了。

“你输了喔!”家南对婉仪说。

“我知道!你要我在这里脱,还是去那里脱呢?”婉仪指着她的办公室
问。

“去那里吧,免得你不好意思!”

他们两个看了我和莉莉一眼,就走去婉仪的办公室,但并没有关门,只
是躲在磨砂玻璃后。

我和莉莉对看了一眼,莉莉笑着问∶“他们干吗躲起来,又不关门呢?

不怕我们偷看麽?“

“你敢偷看麽?”我问。

莉莉笑了笑,悄悄地对我说∶“我们去看看,好麽?”

“你也不是个老实人呀!”其实我也有些好奇,就说∶“小心点,别让
他们知道!”

我们悄悄地走到婉仪的传真机窗口边,从窗口的缝隙向里面看,只见婉
仪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婉仪上身已经赤裸,她弯下腰,慢慢的褪下内裤,把它扔在沙发上,我
们听见她微微颤抖的声音说∶“脱了就行了吧?”

家南笑嘻嘻的说∶“你脱光了,我还没有呢,你想不想我也脱光呢?”

“那┅┅你┅┅想┅┅”婉仪说。

“我脱光了,你就什麽也看见了,你脱光了,我只看见一团黑毛,不怎
麽公平吧!”

“你想┅┅怎麽样呢?”

“我脱光了,你就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可以麽?”

“┅┅你┅┅只是┅┅看看┅┅,不许┅┅乱来的┅┅”

“好!”家南说完,马上脱下了内裤。

“嗯!”莉莉几乎忍不住要叫出声了°°只见家南下身那东西,已经直
挺挺的勃起,黑乎乎的,又长又粗,怕有二叁十公分呢!我也大吃一惊,好利害!

婉仪也“啊!”的惊叫一声,伸手掩嘴,脸上飞红。

“怎麽?没见过这麽大的麽?”家南笑问。

“┅┅嗯┅┅”

“怎麽样?我走近一点让你看吧!”家南走过去。

“你的东西好恐怖哟!”婉仪脸红红的说。

“哈哈!你老公的不是这样的麽?”

“他的┅┅没有你那麽┅┅大,你的┅┅好┅┅长!”婉仪颤声说着,
眼睛直直的看着家南的胯下。

“兴奋起来的话,更利害呢!”

“你现在还不算兴奋麽?”

“你说呢?”

“我不知道!”

“我让你看看!”家南笑着伸手握住他那东西,上下套弄着,那玩意儿
马上变得更加雄伟,足有一尺多长!

“啊哟!这麽┅┅吓死人了!”婉仪惊叫着说。

哇!我瞧见家南那粗壮的家伙,心里也一阵乱跳,莉莉拉着我的手,手
心也出汗了,她红着脸小声问∶“苗姐,男人都那麽吓人的麽?”

我怔了怔,说,“小莉,你问这个干吗?”

“我看你和仪姐好像很吃惊的样子,仪姐好像还挺喜欢呢!”

“那你去问仪姐麽!我怎麽知道?”我笑着说。

小莉见我这麽说,也笑了,她看了看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又转头看里
面。

家南已经走到婉仪的面前,笑着对她说∶“婉仪,你看过我的东西了,
该让我看看你的宝贝了吧?”

(二)

“我知道!让你看就是了麽!”婉仪脸红红的说,神情扭捏∶“┅┅你
┅┅想怎麽┅┅看?”

“你坐在沙发上麽!”

婉仪乖乖的走到沙发旁边,侧身坐下,双腿并拢。

她坐的地方正对着我们,我看到她的乌黑的阴毛呈倒叁角形贴在她的小
腹之下,腰肢纤细而圆滑,一双硕大的乳房傲人地耸立着。

家南笑嘻嘻的走到婉仪的前面,蹲在她腿旁说∶“婉仪,你的身材真好!”

“嗯┅┅是麽?”婉仪小声说。

“你这样我看不清楚呀!”

“┅┅你┅┅不许乱动的啊!”婉仪颤声说∶“看清楚就┅┅够了!”

“行!我保证不侵犯你!你张开腿麽!”

婉仪犹豫着,终于慢慢地把双腿张开。

不知是家南故意,还是巧合,婉仪张开的双腿,正好对着我们。只见她
雪白的大腿之上,一片乌黑,中间隐约可见一条暗红的小缝。

家南也仔细的看着,说∶“哇!婉仪,你结婚好几年了,那里的颜色还
是那麽红嫩呀!还合得很密呢!”

“┅┅”婉仪没有出声。

“你这样我还是看不清楚呀!再张开一点嘛!”

“┅┅你已经┅┅看见了麽!”

“这样子能看见什麽!”

“┅┅那你想看┅┅什麽嘛!”

“哈哈!婉仪,你也是过来人了,你说我想看什麽呢?”

“你!┅┅你真是贪心!”婉仪笑骂道。

“嘻嘻,对你这麽漂亮的女人,贪心一点也是正常的麽!”

“你就会油嘴滑舌!”

“不!我只是滑舌而已,你的那里才是油嘴呢!”

“嘻嘻!┅┅”婉仪吃吃的笑着,说∶“你说话怎麽这麽下流!”

“我没有东西下流呀,你的宝贝才有水往下流呢!”

“去你的!你怎麽知道我流水了?”

“嘿嘿!你不敢让我看那里,就证明你已经出水啦!”

“谁说的!才不是呢!”婉仪笑着低下头,把双腿也合上了。

家南见她又合上腿,笑吟吟的说∶“你现在闭紧,我也紧有办法让你自
动叉开让我看!”

“我才不信呢!”

“试试看!”家南说着,站了起来,让他那雄伟的肉棒对着婉仪。跟着,
家南用手握住他的肉棒,在婉仪的面前上下套弄着。

他笑着说∶“噢,你看┅┅我的阴茎多长啊!”

“你┅┅你在干什麽嘛!”婉仪看着家南的动作,笑骂道∶“不害羞!”

“害什麽羞麽!你也试过自慰的麽!”

“你别这样麽!”婉仪咬着牙,颤声说∶“我会忍不住的!”

“我就是要你忍不住麽!”家南笑着把他那东西凑近婉仪,说∶“看!

多强壮呀!“

“你要怎麽样才放过我麽!”婉仪哀求道。

“你说呢?”家南笑着说。

“不行的!我不玩了!”婉仪说着,伸手拿过衣服。

“阿仪,你说话可要算数啊!你说吧,到底要怎样才肯让我看看呢?”

“嗯┅┅除非┅┅把你绑起来┅┅”婉仪笑着说。

“好吧!绑就绑!”家南说。

婉仪想不到他会答应,怔了怔,说“那好吧!你坐在椅子上!”

家南笑嘻嘻的坐在婉仪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背过双手。婉仪拿过绳子把
他双手缚紧,说∶“我说话算数,但最多只让你看一下!”

“反正你答应让我看清楚的,看多少下随你便吧!”

婉仪犹豫了一下,说∶“我坐在桌子上吧,免得你说看不清楚又不算数!”

说完,她真的坐上了桌子。

我和莉莉见婉仪真的肯让家南看,都羞红了脸,彼此对望了一眼,还是
忍不住继续看下去。

婉仪坐在家南前面,把双腿打开,家南把脸凑过去,仔细的看着,他的
身体正好遮住我们的视线。

“哇!你很多毛呀!这麽密!”家南惊讶的说。

“看见了吧!行了麽!”婉仪的声音带着颤抖。

“你这样坐着,我还是只能看见前面的毛啊!怎麽算看清楚呢?”

“你┅你不要太┅贪心麽!”婉仪轻轻的喘着气,说∶“我┅你还想┅
怎麽样麽?”

“你躺下去,把两条腿叉开,就行了!”

“你┅┅你┅┅这太┅┅丑死人了!”

婉仪看了看家南,犹豫着,终于,她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躺倒。

家南凑得更近了,简直快要巾到婉仪的大腿了,他也喘着气,盯住婉仪
叉开的两腿中间。

“噢!~好漂亮呀!┅┅”家南喃喃的说着∶“婉仪!你老公真有福气!

真美!“

婉仪没有出声。

“你已经出了很多水了!那里都湿漉漉的呢!”家南兴奋的说。

“你┅┅你看清楚了麽!我┅┅不行┅┅”婉仪的声音更加颤抖了。

“嗯4清楚了!连你那里面的嫩肉都看清楚了!太美了!”

“你!┅┅”婉仪听他说得这麽直接而露骨,羞得马上夹紧了双腿!

但是,家南的头已经靠得太近了,她这麽一夹,反而把家南的头夹住了!

家南却顺势把脸埋进婉仪的两腿中间。

“啊!不要!┅┅”婉仪惊叫着想坐起来,但是家南却已经把嘴贴上了
她的下体。

“啊!你┅┅不可以的!┅┅别┅┅”婉仪坐起来,伸手想推开家南∶
“哎哟!别咬我的┅┅毛┅┅”

“放开我!┅┅啊┅┅”婉仪无法推开家南,一边挣扎,一边颤声求饶。

家南哪里肯放,继续进犯着。

“啊!你┅┅噢!┅┅”婉仪的声音由低忽而变高。

“呃!┅┅别┅┅好难受┅┅”婉仪急促的喘着气,声音模煳“噢!┅
┅”

“啊!我┅┅要┅┅死┅┅了!”婉仪忽然紧紧的抓住家南的头发,双
腿一下子勾住家南的头,身子倦曲僵硬着,脸上布满红潮,双目紧闭,牙齿紧咬
着下唇。

莉莉不知什麽时候已经紧紧的拉住我的手,小声问∶“苗姐,婉仪姐在
做什麽?她很辛苦麽?”

“嗯┅┅”我一时语塞,笑了笑,说∶“她呀!哪里辛苦哪!”

“哦?”莉莉羞红了脸带着一丝不解看着我。

这时,只听见里面家南的声音°°“婉仪!爽麽?”家南笑嘻嘻的问,
他已经放开了婉仪,但婉仪却仍然勾紧他的头。

“┅┅唉!”婉仪轻叹一声,仰面躺倒。

家南刚才已经开始挣脱缚住双手的绳子,他跪在地上,从椅子上面把双
手抽出,笑嘻嘻地站起来,又把头埋进婉仪两腿之间。

“婉仪?”家南叫道。

“┅┅嗯┅┅”婉仪轻哼一声,算是回答。

“刚才咬痛你了,这次我慢慢来,让你再爽一些!”说着,嘴巴在婉仪
的黑毛中间活动着。

婉仪一动也不动的,任由家南把她的双腿向两边叉开。

“噢!想不到你结婚两年了,这里还是那麽娇嫩,那麽紧!噢!┅┅又
出水了!哇!好滑腻哟!又软又热,还会张开口呢!来,让我亲亲!”

“噢!你别┅┅别┅┅,我┅┅哎呀!”婉仪肉紧的声音。

“啊!别┅┅别咬┅┅那里┅┅嗬┅┅!!”婉仪的双腿,又紧紧的勾
住家南的项子,嘴上和鼻子里一阵阵低沉的声音。

家南拉开婉仪的双腿,向上托起,我见到婉仪一片黑乎乎的阴毛之下,
隐约绽开了一条肉缝,果然颜色很鲜艳。

家南拉着婉仪的双腿,让她蜷曲身躯,把器更明显地暴露出来,家南
伸长舌头,舔弄着婉仪的下阴。婉仪在他的玩弄之下,连连呻吟,不住的打着冷
战。

“噢!┅┅我,我┅┅又┅┅”婉仪哆嗦着抽噎着。

这时,家南忽然把婉仪的身子放开,嘴巴也离开了婉仪的下体,站着不
动。

婉仪看样子是正在兴头上,见家南没有了行动,睁开了眼睛。

“你┅┅做什麽?┅┅”婉仪颤声问。

“歇一会儿!”家南面带狡黠。

“你!你┅┅耍我麽!”婉仪急促的声音。

“哦?我怎麽耍你了?”

“你┅┅你明知我就快┅┅的!┅┅”婉仪夹紧了双腿,脸上的表情又
是害羞又是焦急,瞅了家南一眼,马上又垂下了眼睑。

“哦?就快什麽呀?”家南捉狭的问。

“┅┅你┅┅”婉仪又羞又急,目光扫了一眼家南的下体,翻身坐了起
来,伸手要去拿衣服。

家南拦住她,笑着说∶“哟!生我的气啦?”

婉仪让他拦住,变成靠在家南身上的姿势,她半笑半嗔的说∶“你自己
知道的嘛!”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家南从背后抱住婉仪,笑着说∶“那现在你
说怎麽办好呢?”

“唔!┅┅”婉仪看着家南那笑嘻嘻的样子,又气又羞,急急的说∶
“我不知道!”

“刚才爽麽?”家南的手在婉仪的身体上游走。

“嗯!”

“那我再用嘴巴帮你弄,好不好?”

婉仪笑着低下头,再轻轻的摇了摇头。

“哦?那你想?┅┅”

婉仪斜着眼睛看了看家南下身的大家伙,笑吟吟的却不出声。

“喔!”家南笑了,双手抱紧婉仪,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但我
们没听见。

“嘤咛!你好衰!”婉仪听了那句话,反应非常强烈,脸上似羞似喜,
急急的用双手捶打家南,说∶“┅┅不要说得那麽难听嘛!┅┅”

家南哈哈一笑,抱住婉仪走到沙发旁边坐下,笑着说∶“嗳!好不好麽?”

婉仪羞红着脸,吃吃的笑着,说∶“衰鬼!┅┅”说着,她又瞟了一眼
家南的胯间。

家南把她横着抱在大腿上,笑着说∶“哎,婉仪,我都好硬了耶!”

婉仪的手臂挨着家南的大肉棒,见它那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羞涩的
“嗯”

了一声。

“来吧?好麽?”家南捏着婉仪的奶头。

婉仪又是“嗯!”的一声,点了点头。

我和莉莉又对望了一眼,实在不好意思再偷看下去了,就站起来坐回麻
将台边。

莉莉红着脸看看我,想笑又不敢笑,神情扭捏。

这时,里面又传出婉仪的声音°°“啊!┅┅好大嗬!┅┅”然后是一
连串的“哼哼啊啊”的混浊声音和喘息。

我和莉莉听了,相视一笑,莉莉小声的对我说∶“苗姐,仪姐她┅┅好
┅┅开放┅┅哪!”

我的身体也有一些不自然了,心想婉仪和丈夫离婚这麽久了,没有男人
的日子不好过呀!

我笑了笑说∶“唉!小莉,你以后自然知道她的感觉了!”

“嗯?”莉莉不解的看着我,问∶“苗姐┅┅那件事┅┅真的很┅┅好
┅┅麽?”

听她问得这麽天真,我不禁莞尔,笑着说∶“你等会儿问问婉仪,不就
知道了麽!”

莉莉脸上又是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她怎麽会告诉我嘛!”

这时,里面的声音更大了,连沙发摇动的“吱吱”声都传出来了!

“噢!┅┅我┅┅好爽┅┅”婉仪的声音沙哑而带着颤抖。

“你看!她不是告诉你了麽!”我微微夹紧双腿,笑着对莉莉说。

莉莉“扑哧”的一笑,羞红了脸不说话。

“啊!不要!┅┅不要拿出来!┅┅嗬!”婉仪急促的声音,然后又听
见一声很响的“噗!”的声音。

“婉仪!你很多水啊!”家南的声音。

“唔l!┅┅我要!┅┅我┅┅噢!”婉仪哆嗦着,音调都变了样。

“你弄开那里麽!”

“呃!┅┅这!┅┅嗬!这里┅┅对了!┅┅噢!┅┅进去了!啊!!”

婉仪浪啼连连∶“┅┅啊!要胀破喽!┅┅”

听着婉仪的浪叫,我和莉莉面面相觑,我忍不住把双腿再夹紧一些,看
看莉莉,她也把双手?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性谒戎屑洌袂楣殴郑贝佟?br />
忽然,里面传出婉仪的颤声尖叫°°“啊!┅┅”以及家南的急剧的喘
息。

然后是一片死寂。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婉仪长长的嘘了口气∶“嗯!┅┅”

“爽麽?”家南的声音。

“嗯!”婉仪满足的声音∶“我从来没有试过这麽┅┅爽的!”

“包括你丈夫?”

“┅┅嗯!你比他┅┅强!┅┅”婉仪满脸娇羞的吃吃一笑,说∶“你
们男人,都想比别人强,是麽?”

“哈哈!”家南笑道∶“你实话实说麽!哎,你好像挺了解男人的麽?”

“嘻嘻!哪有你那麽厉害,逗得人家都┅┅”婉仪娇声说。

“都怎麽样了?”

“你都已经看见了嘛!”婉仪的娇笑声。

“哈哈!”家南笑了,顿了一顿,说∶“哎!我把东西弄进你里面去了,
怕不怕嘛?”

“嘿嘿┅┅我刚乾净,不怕的!”婉仪笑了笑,带着一股甜腻腻的调儿
说∶“你射的东西好多耶!我现在那里┅┅还┅┅很胀呢!”

“哦?那我弄出来吧!”

“不!”婉仪娇媚的声音∶“我喜欢┅┅让它┅┅胀着!好充实喔!”

“婉仪!你真好!”家南说∶“我太高兴了!”

“哟!你高兴还是它高兴呀!这麽快又动起来了!”

“嘿嘿!你那里面好像会咬人一样,当然有反应喽!”

“你还想啊?”

“你不想了麽?”

“我还┅┅还很酸软咧!”婉仪小声说。

跟着里面没有声音了。

我听着他们在里面说的肉麻话,心里一阵荡漾。我再看看莉莉,只见她
闭起眼睛,满脸红晕。

我忽然发觉自己的内裤已经湿湿的,粘住了阴户,唉!得赶快回家了!

“喂!你们在做什麽呀!我要进去拿手提包啊!”我向里面大声说。

“行了!你进来吧!”家南说。

我等了一会儿,就推门进去。

哇!在我眼前的情景吓了我一跳!

(叁)

只见家南赤条条的横躺在沙发上,婉仪正在弯下腰用嘴巴噙住他的阴茎,
双手兜着家南的阴囊揉捏着,婉仪也是光熘熘的一丝不挂,她的屁股向着我这边,
从她叉开的大腿根上,清楚的看见她的器上面满是白浆,地上一滩浆煳状的秽
物,看来是从她阴户里流出来的。

婉仪听见我进来的声音,吐出含着的阴茎,扭头看着我。我看见她的嘴
边和脸上,也是粘满了白浆。

“你们┅┅怎麽不穿衣服?”我急巴巴的说。

“穿衣服怎麽做嘛!”家南笑着说。

“┅┅”我一时语塞,见家南盯住我的胸脯,勐然醒起自己刚才脱了衣
服还没有穿上,身上还只戴着文胸!我急忙用手掩住胸部。

“你们刚才在外面一定偷看我们了吧?”家南站了起来,走过我这边。

“没┅┅没有!┅┅”我见他挺着那吓人的东西走过来,心里一慌,声
音也变了。

“没有?你没有偷看会连衣服也忘了穿就进来麽?”家南笑着说∶“哦!

你是不是也想要啊?“

“不是的!我┅┅”我羞得不知道该说什麽,焦急的看了看婉仪。

婉仪也走了过来,脸上红晕满布,神情有点不太自然。

家南却不听我分辩,伸手就抱住了我!

“哎!你要干┅┅干什麽!”

“嗬嗬!你说呢?”家南用力的把我抱起来,放在沙发上。

“别!我┅┅有丈夫的!”我急急的说,使劲挣扎。

家南却不答话,用嘴巴封住了我的嘴,伸手扯下了我的文胸。婉仪见我
力气不小,帮忙按住了我的手脚。他们两个七手八脚的把我的西装裙脱了下来,
家南这才放开我的嘴巴。

“你们┅┅自己做就好了麽!干嘛拉上我啊!”我焦急的说。

“我肯定会拉你下水的嘛!”婉仪笑了笑说。

“哈哈!我们不用拉她也出水啦!你看,内裤都湿透了!”家南一手摸
到我的阴部,笑嘻嘻的说。

我让他们发现秘密,羞得满脸通红!

婉仪微笑着看着我,说∶“小苗!你的反应也挺强烈的嘛!”

“不!┅┅不是的!┅┅我┅┅”

“大家都是过来人,我知道的!”婉仪笑道∶“正常反应嘛!”

“刚才你也不是一样!”家南笑着对婉仪说。

“还说呢!都是你害的!”

“你们放了我┅┅好麽?┅┅”我哀求着。

“小苗,你看你都已经这麽兴奋了,你难道不想要麽!”婉仪也摸了一
下我的叁角地带,笑着说。

“不!我┅┅我不要!┅┅”我让她一摸,浑身一颤,急忙说道。

家南却不管我的哀叫,在婉仪的帮助下,双手在我的身上大恣游走。我
的胸罩已经让他扯下来了,饱满的双乳傲人的耸立着,家南对我嫣红的乳头发生
了兴趣,一只手轻轻的揉捏着,嘴巴也不闲着,含住我的左乳,轻轻的吮吸。

我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挑逗,双乳马上勃硬,浑身的毛孔也松了!

婉仪按住我的腿,伸手探到我的双腿之间,隔着叁角内裤轻轻的按压着
我的穴缝。我挣扎着,但是从身体传来的阵阵趐麻的快感,却勾起了我内心深处
的欲望。那是一种塬始的欲望,是让我又渴望又害怕的欲望。

我知道,反抗是没有用的了!而且,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反抗的勇气!

因为,就连我自己,也听到自己的喘息声和鼻孔里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

我忽的惊叫一声,浑身一颤。

塬来不知不觉之间,我的内裤已经让婉仪拉向了一边,她的手指正在顺
着我的肉缝上下滑动!要不是她的指甲不经意的巾到我的小阴蒂,我还沉浸在肉
体的快感之中,浑然不觉呢!

婉仪看见我塬本放松了的双腿勐地夹紧,“扑哧”的笑了出来∶“小苗,
你还好好的享受着的呀,干嘛大惊小叫的呢!”

正说着,她把手伸到家南面前,笑着说∶“嗳!比我还多水呢!你看°
°”

我看到婉仪的手,确是粘满了淫液,甚至连手掌上也是!

“轰!”我的脑袋一下懵了!自己居然让他们这一男一女逗弄得如此兴
奋!

而且,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的反抗!更让我无地置容的是,自己身体的欲望,
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他们面前,如此的淫荡!

我叫又不是,想挣扎又浑身发软,只羞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

强烈的羞耻感冲击之下,我身体里最塬始的欲望却被勃然撩起,我勐然
抓住家南的手和头发,双腿也用力的夹紧,我知道,自己下体已经涌出一股热流,
天啊!我竟然泄了!

过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我这才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抱住家南的身
体,双乳也紧贴在他的胸脯之上。

我马上松开手,却听见婉仪嗲声嗲气的声音∶“哟!小苗,你夹得我的
手好痛哟!”我这才知道,自己的双腿还在用力的夹着她的手呢!

完了!现在再说什麽不肯,再挣扎反抗,都是多馀的了!自己刚才的激
情行动,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了!我羞得低下了头,一声也不敢出。

婉仪笑嘻嘻的说∶“小苗!你的水流得沙发上都是了呢!这麽多嗬!”

我羞得无地置容,结结巴巴的说“婉仪!┅┅你别┅┅别说了嘛!┅┅”

“我都说嘛,越是淑女,发起情来,反应越强烈,是不是啊?”家南说。

“算你经验丰富,行了吧?”婉仪说。

“┅┅你们┅┅”听他们说得那麽露骨,我更加羞愧难当,婉仪看了看
我,笑着说∶“家南,小苗已经很兴奋了!你就别再逗她了嘛!”

我的脸更热了,看了看婉仪,心里既是害羞,又带一丝感激。毕竟她也
是过来人,知道我的感受!

家南哈哈一笑,抱起我放在沙发上,伸手去脱我的内裤。我很不自然的
闭上眼睛,但双腿还是夹紧,家南只脱了一半,就脱不下了。

家南俯身压在我的肉体上,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小苗,你的内裤脱
不下呀!”

我听了,不禁“扑哧”地一笑,睁眼看了看他,半嗔半怒,想说话又说
不出口,只好又闭上眼睛。我心里真气呀!我都已经半推半就的答应了,总不能
还要我自己脱下内裤吧!

虽然心里有气,但是家南再向下脱我的内裤时,我还是稍微放松了身体,
让他顺利的褪下我那聊胜于无的遮羞布。

家南也很冲动了,没有去观赏我的幽,他把双腿埋进我的双腿之间,
把我的双腿撑开,挺着那东西就顶上了我的幽门。我像徵的稍作挣扎,嘴里
“嗯嗯啊啊”的哼着。

家南用龟头顶住了我的阴道口,却不急着插进去,反而抱住我,吻我的
耳朵和面颊。这可让我难受极了,我体内的欲望早已泛滥,他却还在慢悠悠的调
情!

特别是他那胀硬的肉茎,已经把我幽的缝儿撑开了一些,又热又硬,我真
恨不得马上把它整条吞进去才解馋呢!

我强忍着欲的饥渴,和他僵持了一会儿,只希望他快点插入,但是,
他还是轻轻的吻我的脖项,下面还是一动也不动,逗得我下面又是一股浪水涌出!

我忍不住了!我快要疯了!忽然用力的抱住家南,把身体紧紧的贴上去,
下体用力的向上一挺,只听见“噗!”的很响一声,家南粗壮的阳具就着我泛滥
的淫液,一捅到底!

“噢!┅┅嗯┅┅”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感。

我羞赧的笑了笑,把脸埋在家南的肩膀上。

“嘻嘻!好利害哟!”婉仪吃吃的笑着。

我知道她在看我出洋相,但是顾不了那麽多了,我太需要家南的阳具了!

家南见我已经主动求插了,也不再逗我,大阳具在我穴里上下抽插起来,
弄出阵阵淫秽的“噗!噗!”的声音。

我享受着那诱人的快感,口中“哼哼啊啊”的叫个不停,下体配合着家
南的挺动,上下迎合着。

“嗬!好┅┅好爽!”我忍不住浪声叫嚷。

“噢!我┅┅要让你┅┅弄穿了!”

“噢!我┅┅又┅┅丢了!”我浪叫着,声音混浊但高亢。

“小苗!你那里好紧!夹得我好爽!”家南在我耳边喘息着。

“是麽!┅┅那我┅┅再夹紧一点!”我也是喘着气。

忽然,我觉得穴里的阳具一跳一跳的,一股滚烫的阳精射进我身体深处,
烫得我又是一阵高潮!

我们喘着气,一动也不动。

一会儿,我睁开眼,看了看趴在我身上的家南°°唉,自己终究还是让
他玩了!

我没说话,也不推开他,想想刚才欲仙欲死的滋味,心里又是一阵的荡
漾!

家南也回过气了,他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脸,说∶“小苗,你那里真紧咧!

我想刹车也刹不住,就射进去了,怕不怕?“

我看了他一眼,羞涩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推了他一下,说∶“我┅┅那
里,很胀!”

家南笑着起身,把那超大号的东西从我体内拔了出来,只听得又是“噗!”

的一声!憋在我穴里的阳精和我的淫液,如喷泉般涌了出来!

“嘤!”我看见这麽淫秽的情境,羞得脸都红了!

“呀!小苗,你真的好多水哟!刚才肯定爽死了吧!”婉仪笑着说,她
挨近我,小声问∶“哎,他好强喔,比你老公怎麽样?”

“死婉仪!”我娇笑着打了她一下,脸上满布红晕。

斜眼瞟了家南胯间一眼,只见家南那根大阳具虽已垂了下来,但仍然有
十几公分长,黑中透红,上面还粘满了我们交合的秽物,连阴毛也是一片乳白色
的煳煳。

家南见我看他,笑着用手甩了甩那大阴茎,问我∶“小苗,我比起你丈
夫怎麽样?”

我羞笑着不回答,婉仪却伸手去摸了家南的阳具一下,笑着说∶“哇!

软了还都这麽粗啊!吓死人了!“

家南“哈哈”一笑,伸手在婉仪的阴部一摸,说∶“婉仪,你是不是还
想要啊?”

婉仪和我都惊讶了,他这麽快又可以了麽?

婉仪吃惊地说∶“你还行啊?”

“你如果想要,就像刚才那样帮我弄弄吧!”

“哟!你看你那里,都是小苗的东西,还要我用嘴巴弄麽!”

家南笑着捏住我的乳头说∶“小苗,你平时有没有帮你丈夫用嘴巴弄的?”

我羞涩的笑了笑,说∶“┅┅没有!”

我看他轻轻的捏弄我的乳头,想推却又不知如何推,唉,由他去吧!反
正已经让他玩过了,现在再推搪似乎也是多馀的了。

婉仪看了看我,说∶“不是吧?小苗,你真的没试过口交?”

我扑哧一笑,说∶“你以为个个都像你那麽开放麽!”

婉仪脸上一红,说∶“也不是开不开放的问题┅┅这是正常的做爱嘛┅
┅”

家南凑过来,笑嘻嘻的问我∶“那你和你丈夫,平时都怎麽做的?”

“┅┅不知道!”我笑着拉开他的手,说∶“都是那样┅┅的嘛!”

家南笑着抱住我,放在他双腿之上,说∶“你的身子这麽美,你老公总
不会关了灯就瞎干吧?总会跟你调调情的吧?”

我羞笑着说∶“你问这个┅┅干什麽嘛!”

“哎!那你老公有没有用嘴巴帮你弄过下面呢?”家南在我耳边小声说。

“┅┅没有!┅┅我不让他┅┅”我羞答答的说。

“哦!怪不得你这麽敏感了!”家南继续摸着我的乳房,弄得我浑身起
了鸡皮,他笑着说∶“那你想不想试试呢?”

“不!┅┅不想┅┅”我羞得又推开他的手。

“小苗,那你和你丈夫平时都怎麽做的呀?”婉仪笑着问我。

“┅┅”我听婉仪这麽说,真不知道该说什麽好。我转过脸去,冷不妨
看见家南的阳具。天!它又向上翘起了!虽然不是很硬,但是大得好吓人!

我吃了一惊,小声对家南说∶“你┅┅你真的┅┅这麽厉害啊?”

家南得意的笑了笑,说∶“怎麽样?是不是比你丈夫厉害呢?”

我羞笑着,轻轻的点头∶“嗯!”

“我以前的丈夫也不算差了,但比起他还短一截头呢!”婉仪细声的在

我耳

边说

“噢!所以你就动心了,是麽?”我笑道。

“┅┅你呀!”婉仪见我取笑她,笑着捏了我的乳头一下,说∶“你还
不是一样!还笑我呢!”

我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确实,我也是半推半就的让家南得逞
的,还说什麽呢!

家南抱起我,笑着说∶“小苗,你看我又硬了,怎麽办哪?”

“┅┅我怎麽知道!”我羞笑着∶“你找婉仪嘛!”

“不行!我已经弄了两次了,该轮到你了!”婉仪连忙摇头。

家南吻了我的脸一下说∶“小苗,我还没看清楚你下面呢!让我看看嘛!”

“不行!”我羞得脸上发烧。让他占有了身体已经是太大的意外了,怎
麽还可以让他看那里呢!而且°°我知道自己下体那样子,经过刚才和家南那麽
激烈的做爱,现在肯定是淫秽不堪的!

“好麽?”家南温柔的摸着我的脸。

“不!┅┅那┅┅多羞人啊┅┅”我羞赧地笑着哀求着。

家南笑吟吟的看着我,不出声。

这样过了一会儿,我让他看得不知该说什麽。

“别┅┅这样嘛!”我看了看婉仪,红着脸小声对家南说∶“嗯┅┅我
让你再┅┅一次┅┅吧!”说完,自己也羞得低下了头!

刚才还挣扎着抗拒,现在自己居然主动要求他玩自己!我真不知道自己
是不是说错了!

家南见我主动提出,也很兴奋,他深深的吻了我一吻,笑着说∶“真的?”

“嗯!┅┅”我羞得把脸埋在家南的胸怀里。

“嘻嘻!尝到甜头了麽?”婉仪笑着对我说。

家南兴奋得马上把我的身体平放在沙发上,抱住我就吻。我也伸手环绕
着家南的脖子,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他马上像找到宝贝似的,噙住我的丁香粉
舌,慢慢的吮吸,又用他的舌头缠着我的舌头。

我也抱紧了他,把身子向上拗起,让自己的趐胸贴紧他,舌头也调皮的
和他逗弄着,展示着甚至和我丈夫也没有过的娇媚。

家南慢慢的从我的嘴巴吻下去,从下巴到脖子,一路向下,停在我胸前
的双乳上。他慢慢的噙着我的右乳,舌尖又挑又舔,又用手轻轻的揉捏我的左乳。

我闭上双眼,双手放在家南的头上,微微的挺起胸,让我那傲人的乳房
更显突兀。

家南真会挑逗我,几下功夫,已经逗得我两颗奶头硬绷绷的了,呻吟声
也慢慢急促了。

家南一路吻下去,慢慢的到达我的禁地°°我闭紧双腿∶“┅┅别!┅
┅那里不要!┅┅”

家南见我还是害羞,也不勉强,把身子压了上来,在我耳边小声说∶
“我可以进去了麽?”

我抱紧他,羞答答的小声说∶“嗯I以了!我┅┅我好兴奋咧!”

我分开双腿,让家南的身体压上来。由于刚才的淫液还很多,家南很顺
利的就挺枪插入我的体内。

“嗬┅┅”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和胀大感。

家南慢慢的上下抽插着,大阳具每次的抽插,都把我的肉洞弄出淫秽的
“噗哧!噗哧!”的声音。

我听着这淫秽的声音,羞耻感油然而生,我轻轻的推了家南一下,娇羞
的说道∶“┅┅嗯!别弄得┅┅这麽┅┅响麽!”

家南哈哈一笑,用力一挺°°“噗!”的又是一声响亮的声音!

“哎!┅┅不要嘛!”我急了,但听着那淫秽的声音,却让我没来由的
一阵快感!

“你那里很多水嘛!当然会响!”家南亲了我一口,笑着说∶“你平时
做爱都不会响的麽?”

“唔!┅┅”我娇笑着∶“别┅┅别嘛!”

家南又是一个响亮的抽插,笑着说∶“怎麽嘛?你平时和老公做爱时响
不响啊?”

我焦急的抱紧家南,哀求道∶“别这样嘛!我受不了啦!”

家南见我这样,笑着说∶“好!你告诉我,我就轻一点吧!”

我又羞又急,但又很需要了,我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小声说∶“┅┅响
┅┅嘛!你┅┅别┅┅”说完,羞得我真是难为情死了!

“哦?平时也响,那干嘛现在不要呢?”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了∶“你不要那麽坏麽!”

“好!好!我不坏了!”家南笑着说∶“那你在上面吧!”

我犹豫了一下,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家南翻身躺下,我爬上他身上。我这才发现,我只有跨坐在他身上才能
让他的阳具插进来,但是,那样的姿势也真羞人啊!尤其是婉仪还在旁边看着我
们。

家南看着我,我红着脸说∶“┅┅你┅┅真会捉弄人!┅┅”

家南笑嘻嘻的看着我。

没办法,我只好蹲坐起来,张开双腿,伸手捉住他那高耸的阳具,送到
我的肉门,我的屁股微微用力,下体就把那东西吞进去了。

“噗!”哎呀!又是响亮的一声肉响!

“唔!怎麽┅┅还┅┅”我羞得俯身抱住了家南,再也不敢出声了。

家南哈哈大笑,咬了咬我的耳朵∶“是吗!你自己弄也会响的嘛!”

“不许说!不许说!┅┅”我羞得脸上挂不住了,尤其是听到婉仪也在
旁边吃吃的笑着,更让我无地自容。

“哈哈!别害羞嘛!”家南将我推了起来,笑着说∶“你这样压下来,
我那宝贝都要拗断了!”

我的需要也非常强烈了,我看了看他们,咬咬嘴唇,红着脸说∶“还是
┅┅┅┅你在┅┅上面麽!┅┅”

家南见我的娇羞的样子,笑着坐起来抱住我∶“小苗,你真可爱呀!”

他把我压倒在沙发上,小声在我耳边说∶“那我来咯!”

“嗯!┅┅”

“你不怕响了麽?”

“┅┅你┅┅别说了麽!┅┅噢!”我又急了,但是下体却是一阵快意
的抽搐,我怨声说∶“人家都让你┅┅你还要┅┅”

“好了,好了!”家南亲了亲我,笑着说∶“不过,你下面这麽紧,肯
定会响的喔!”

“嘤!┅┅叫你别说嘛!”我羞笑着捶了捶家南的背。

家南也知道我欲火中烧了,就慢慢的抽插起来°°“噗唧!噗唧!”那
淫秽的声音又再有节奏的传出。我听在耳里,真是说不出的羞耻和难为情!但是,
那种淫秽的念头刚从我脑中涌现,我就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我忍不住呻吟
起来!

我偷偷看了婉仪一眼,只见塬本还在笑嘻嘻的她,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满
面通红,正盯住我和家南交合的地方,她唿吸急促,双腿紧夹,显然是已经沉浸
在欲火之中了!

知道婉仪正在看着我被家南抽插的地方,我没来由的又是心中一荡!

家南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而且每一下都深深的顶入我的身体深处,我感
到前所未有的胀大和力度感。

“啊!┅┅我┅┅”我娇声唿叫着,我正快速的冲向快感的高峰!

忽然,家南抱起我一个翻身,把我翻在他的身上。我怔了怔,知道他要
我自己动,在这要紧的关头,顾不得羞耻了!我闭着眼睛,跨坐在家南的胯上,
雪白的屁股疯狂的扭动着、套弄着。

“嗬!小苗,我看见你那里了!”家南兴奋的声音。

“你┅┅别┅┅看嘛!噢┅┅好┅┅爽!”

“哟!你那里的肉好红好嫩呀!还翻了出来呢!”

“你!┅┅别┅┅死鬼家南!┅┅噢┅┅好喔!┅┅啊°°”°°我泄
了!

我身子僵硬,头脑一片空白┅┅

(四)

我也记不清自己怎麽穿衣服,怎麽回家的了,只知道回家之后,倒在床
上就睡,直到晚上丈夫回来睡觉,才把我弄醒。我推说身体不舒服,胡乱吃点东
西,洗个澡就又睡了,丈夫也没追问,看样子他喝了酒。他是个外企的销售经理,
经常出差和应酬,我也惯了。

第二天,我迟到了,谁知回到公司后,只有莉莉在,家南和婉仪都没回
来上班。

我看了看莉莉,她很不自然的坐着看报表,不知是故意还是什麽,眼光
一直没看我。

我也很尴尬,只好找了些公司的事和她闲聊。莉莉的语气和表情都跟平
时大不一样,我知道,昨天的事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小莉,昨天的事你都看见了吧?”我想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乾脆主动
挑起话题。

“啊?┅┅喔┅┅看见了┅┅”小莉怔了一下。

“你觉得我和婉仪是不是很淫荡?”

“不是的!我只是很吃惊罢了!”

“吃惊?”

“是啊!你和仪姐平时都那麽娴淑的,怎麽会那麽┅┅”小莉红了脸。

“怎麽会那麽放,是麽?”我笑了笑,说∶“唉!你还是个女孩,怎麽
知道我们当时的感觉呢!当时真是连自己姓什麽都不知道了呢!”

“那件事┅┅真的很刺激的麽?”莉莉小心的问。

“那你看着感觉怎麽样呢?”我笑着说。

“我┅┅我觉得很难受!”小莉羞笑着说∶“我回家以后还很辛苦呢!”

“你没有试过自慰麽?”

“我┅┅”莉莉红了脸。

“很正常的嘛!”我也脸上一热。

小莉忽然拉住我的手,羞涩的问∶“苗姐,你那时候的感觉┅┅跟自己
用手┅┅是不是┅┅一样的?┅┅”

我“扑哧”的笑了出声,笑着说∶“你以后会知道的啦!”

我们正说着,电话响了,我一听,是婉仪。

“小苗吗?我在家里呢!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买点吃的吧!”

“你┅┅没什麽事吧?”

“没什麽,只是有点累,这样吧,你和小莉也过来吃午餐吧,反正这几
天没什麽事做。”

“好吧!我过半个钟头到。”

我跟公司保安说了声,就和小莉走了。

我们买了午餐,我开车载着小莉来到婉仪家,婉仪跟丈夫离婚后,自己
住着塬来的叁房二厅,倒也舒服。

婉仪穿着睡衣来开门,天!她的睡衣好透明!

“没什麽吧?”我问。

“好多了!早上起床真累!也不想上班了。”

我们进屋以后,看见客厅乱糟糟的,摆了用过的碗筷,还有一支喝完的
洋酒瓶。

“你昨晚喝酒了?”我问。

“噢!忘记收拾了!”婉仪好像做错了什麽,脸上筱的一红,连忙去收
拾。

我看见茶上摆了两双筷子!咦?昨晚谁在这里呢?我的心的一跳。

“咦!录像机开着呢!”莉莉对我说。

“是呀!电视只关了遥控。”我说。

°°婉仪还在厨房洗碗。

莉莉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和录像°°“啊┅┅嗯┅┅”声音很熟悉。

画面很快出现了。

我的天!只见画面上一个女人精赤条条的,叉开双腿,正在用手扣挖自
己的蜜穴。那女人的阴毛很多,上面满是乳白的浆煳。

“看够了麽!人家又想要了呢!”画面上的女人娇嗲的声音。

这下我们都看清楚了,画面上的女人正是婉仪!

正在这时,婉仪刚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见我们正看录像,吓得惊叫一声
°°“啊!你们!┅┅”

我们也不知所措,却听见电视里一把男人的声音∶“又想要啊?你得先
帮我搞硬了才行啊!”

“唔!又要人家用嘴巴弄啊?”

婉仪结结结巴巴的说∶“别看了!别看┅┅”说着就去关电视。

电视关了,但是声音还传出来°°“噢!家南,你的好大哦!把人
家的嘴巴都塞满了!”婉仪的声音又嗲又娇。她连那麽淫秽的字眼也说得出口!

婉仪听见自己的淫荡话语,羞得脸色通红,尴尬的说∶“┅┅那┅┅那
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