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白丝玩具护士1~4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白丝玩具护士1~4章
(一) 冷风阵阵的夜空飘着洁白的雪花,最后落在缺少生气的马路上,成为地上灰色雪渣层的一员,而道路两边,依旧洁白,只有少少的几串脚印,大脚印和小脚印交缠在一起,不断延伸,直至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 路边的公交站台上,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孩一边看着飘落的雪花,一边开心地发着短信,不远处,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孩也拿着手机在鼓捣着什么,只是他的视线,借着站台的背景灯光,时不时地飘向旁边女孩的黑袜长腿,而男孩的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串乱七八糟的字符。 “a 学院到了,请携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下车后请走人行道……”,亲和的广播女声响起,一辆公交车经过对面的车站,停靠了下来。 很快,公交车又开动了,留下三个年轻男女,和一个中年人。 男孩望了过去,一直跟着对面的一个高挑女孩,哪怕夜晚的视野并不良好,也直至那女孩的身影没进校园的铁门,才把目光收回,继续偷窥近在眼前的长腿。 漆黑的轮胎滚压着,一路碾碎本就肮脏了的雪渣,却让自己更加湿亮,直至几百米远的下一个公交站。 “芝兰苑到了……” 车子的后门打开了,一对年轻夫妻很快下来,手里拎着一个个袋子,一脸的喜气。 而后,一个脸色发红的黑衣青年,跌跌撞撞地走出车门。 “呼--”,一阵冷风吹来,青年打了个哆嗦,身子不由得站直了,但是马上又缩了起来,抱紧羽绒服。 但就是这一瞬,已经显示了青年的身高,一米七六,还有五官,算是勉强的俊朗中带一点成熟。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这时候,青年的手机音乐铃声响起来了。 看了一眼屏幕:“同事徐斌来电”。 “喂……”,接起手机,青年有气无力地说道。 “薛海岩,你小子在哪,把车开回小区来,明天张总要我开车送他去一趟l市,这么冷的天,都快过年了,要我在那边呆两天,连双休日(淫色淫色4567Q.COM)都泡汤了,真他妈的见鬼……”,电话那边,一个年轻人一大通话发泄了过来。 “公司车子……我没敢开回来……呃……今天陪刘科长他们……喝酒……停凯斯登大酒店……车库了……幸好刘科长老婆找……”青年浑浑噩噩地边走边说,还打了个酒嗝。 “oh,fuck!”未等青年把话说完,电话那头,挂了。 青年无力的眼睛再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2011/01/21,星期五,21:16,看完时间,把手机收回裤袋。 这个叫薛海岩的黑衣青年,就是我,k 市的一个公司职员。 我张望了一下四周,有些偏僻的街区,没有多少行人,这边是一个小区,“芝兰苑”三个积着一层白雪的大字高挂,那边,是a 学院的偏门,一个不大不小的校医院也在那里,隐隐还有些灯光,旁边还有几家小店、饭馆,不过基本都关门了。 摸了摸额头,有些热,脑子里还是发胀。 “芝兰苑……真他妈像妓院的名字”,心情欠佳的我低声诋毁道,然后想到同住一套房刚刚挂我电话的同事,最后想到陪酒的公司任务,有些不想回去了。 “头还是不舒服……a 学院校医院的护士……记得也是值夜班的吧”,我心中又想起一张张有几分姿色的脸,发软的脚自己迈开了,也把地上洁白的雪,踩成灰色。 看着风雪中有些模糊的三层楼房,一点点接近的我,分外想吹吹那里面的暖气。 “咣”,钢化玻璃做的大门,被摇摇晃晃的我一把推开,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 顿时,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我一下子就舒服不少。 “大厅也开空调……事业单位……钱真是多得没地方花”,脑子还是发晕的我,下意识地低声念叨。 只开了一半灯管的大厅空无一人,没有人听到我的话,一切都静悄悄的。 “医生……护士……医生……护士……我挂诊……有人吗?”我一边呼喊,声音并不大,或者说无力,一边走在一楼的走廊,不过没人回应。 “也许是上厕所了吧”,心中这样想着,我找了个候诊的座位,摊了下去。 静静等着,恍惚间,大厅里变得人来人往,一个个穿着洁白衣裙,戴着白帽子的小护士穿插其间,只是,脸蛋、胳膊、不着袜子的长腿很是模糊,看不真切。 “酒精的作用啊……”我甩了甩头,摇去幻觉,自嘲道。 “怎么回事?就是上厕所也该好了吧,难道a 学院放假了,她们就没人了? 记得有值班人员啊?大门都是开着的,难道忘了关?不,这不可能”,发现还是没有人,我的脑子开始运转了。 一楼没人,那就二楼三楼看看,刚才在车站那看,三楼好像有点灯光。 主意打定,我站起身来,却是利索了几分,然后一步步走向楼梯口,而通往二楼的上半段那,却有一道铁拉门封堵着。 “咦,这道门没锁死!”走进细看,我猛然发现铁拉门上的挂锁没有扣死。 顿时,酒醒了大半,马上竖耳聆听,可还是静悄悄的。 “学校放假了,这种有些偏的地方,住的外地人居多,都要回家过年,最近没什么人了,不会是有小偷,还是抢劫犯什么的吧,或者说,秘密搞什么人体试验……”,看着挂锁,我不禁想着各种可能,而且越想越往危险的地方想,我打算退走了。 但我还是隐隐期盼什么,回到大厅仔细查看,发现没有凌乱的脚印,除了我自己带着雪水的鞋刚刚留下的,显然,至少今天晚上,没人进来过,当然,也可能被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了,空调温度比较高。 空气中,没有血腥味,导医台、候诊座、盆栽一切正常。 蹑着脚步,走过一楼科室前的走廊,还是静悄悄的,最后看过男女厕所,还是没人。 我沉着声音,把手机调到“无声”模式,又走到楼梯铁门前,再次细听。 “嗯……”,就在我以为又是一无所获时,一声很轻微的闷哼从楼上传了下来。 我顿时心头一震,变得高度集中注意力。 “嗯……”,许久,又是一声哼哼传入耳里,这次,我可以确认,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我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可我还是没动。 “啊……”,一声很轻,但是有些绵软而享受的呼喊,像是一根纤细的手指,撩动我的神经,这是女人的呻吟! 没锁死的门,女人的呻吟,这代表什么! 我努力平复变得粗野的呼吸,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门把上摘下挂锁,一点一点地拉开铁拉门,尽量不发出声音。 过了铁门,想了想,还是没关回去。 走上二楼,一片黑暗,没有多看,缓缓走上三楼,果然,这里有一点亮光,而且,我又听到一声轻微的娇呼。 “扑通扑通”,随着无声的脚步,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渐渐走到一间关着门的科室前。 其上面的铜牌子刻着“妇科”两字。 “嗯……啊……”,只隔着一扇门,里面清楚的呻吟声,瞬间让我呼吸粗重。 年轻女人的呻吟一声声传出,空气似乎变得闷热,下意识的,我拉开一点羽绒服的拉链,露出里面的黑色呢子正装。 “呼……呼……”,门外的我喘着粗气,阳具顶在裤子上,有些发疼。 “摸我……嗯……”,忽然间,呻吟声中夹杂了一句柔腻的呢喃。 “难道还有其他人?”我的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滋味,偷听的快感、嫉妒、一点失落,全混在一起。 可是马上又只剩下呻吟,再没别的声音。 “没锁,没锁,一定要没锁”,怀着内心的无比希翼,我把手伸向门把,缓缓转动。 “真的没锁!”手上没有阻力传来,我顿时狂喜。 门一点点推开,露出一条门缝,暖气立刻涌出,我根本没在意这个,只是小心地把视线探了进去。 但我只看到白色的帘子。 我再推开了一点,发现房间的中间隔着一道帘子,声音都是从后面传来。 轻轻地走进房间,再关上房门,只看了一眼房间的摆设,就把注意力投向帘子,然后拿出手机,开启拍摄功能。 “嘎吱嘎吱”,这时,我已经能听见架子晃动的声响。 “自慰……护士?还是医生?”至此,我已经完全确认帘子后的女人在做什么了。 看了看顶上的白光灯,我尽量贴着墙壁靠过去,然后把手机的最上部,伸进帘子内。 “嗯……好热……啊……”,耳朵里,听着压低声线的浪语,眼睛里,看着手机摄像头传回的画面:一个年青的白裙护士,躺在妇科检查台上,双腿打开,架在两边的架子上,小巧的头颅享受地仰着,闭着眼睛,一手揉胸,一手在自己的阴道里插动。 裙子早拉到臀部,内裤已然不见,只是阴部被手挡住了,而她的双腿……裹着丝滑的雪白长袜,直到大腿中上部! “丝袜?居然穿着丝袜!白色的丝袜!我没看错,这个护士居然穿着丝袜”,我眨巴了几下眼睛,心中发出兽吼,胯下的物事精血直充。 本国的护士,多数都是穿裤子的,a 学院校医院的护士穿及膝短裙,已经是很难得了,可现在……我居然在医院里看见一个穿着雪白长袜的年青护士,还正在自慰! “呼呼呼呼”,我的鼻息瞬间急促,声音变得有些响。 “谁!”镜头里的小护士惊喝,迅速捂住胯下,把双腿从架子上撤下。 (想必没人不知道妇科检查台是什么样子吧,就是像靠椅,附加左右两个腿架的台子)“刷--”,她的视野里,帘子被一把拉开,显露出我的身形。 “你是谁!快出去,不然我报警了!”小护士抓过放在一旁的手机,微红着脸怒道。 这时,我看清了小护士的脸。 小护士大约一米六六,皮肤白皙,脸上很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没什么痘子之类的东西,小巧的瓜子脸,头发捥在脑后,头上戴着白色护士帽,嘴巴、鼻子和眉毛都比较秀气,标准轮廓的眼睛即使是瞪着我,也是眼白不多,水汪汪的,估摸二十三岁,南方典型的小家碧玉,只是她的清纯中,隐含了一点妩媚。 “报警?呵呵呵,我是来挂号的,我的嘴里还有酒气,下面没人,我自然就上来找医生了,这个,警察也管?”我满脸笑意道。 “你不是病人,你很清醒,而且这里是a 学院的校医院,你不是a 学院的学生,我见过你,你是对面那个小区的,你再不走,我真的报警了”,小护士开始按键了,只是最后那一个绿色的通话键,迟迟没按下去。 “是吗?如果我重伤了,你们也见死不救吗?这就是你们的院规?”我沉下脸道。 “当然不是,所以……”才出口,小护士又把话收住了,恨恨地看着我。 “生气也很好看”,我不禁调侃一句,见小护士又要说话,马上继续道,“所以附近的居民有时也会过来,只要人不多,或者很紧急的话,你们也会看的,不然,我大雪天地跑来,就是为了碰壁吗?” “好了,你要什么药,我开给你”,小护士似乎不想追究了,打算绕开我。 “等等”,我拦住她的去路。 “你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小护士赶紧退后,警惕道。 “你又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借名义绕开我跑出去吗?呵呵,知道我刚才在做什么吗?” 我晃了晃手机。 “做什么……难道你……”,小护士想到了什么,眼睛瞬间睁大,慌乱浮上她的俏脸。 “聪明,我喜欢,刚才我把你自慰的过程都录了下来,真是好风景啊,要是放到网上去,你就红遍天了,‘丝袜门’?还是‘护士门’?”我邪笑着,眼睛紧盯小护士。 小护士双眼空洞地坐回妇科检查台,然后又猛地弹起身体,说道:“你……你要我怎么样,你才肯把视频给我?”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嘿嘿”,我笑了笑,再道:“先让我玩玩你的身体,过两天,就给你,原件。” “你!”小护士再度瞪着我,转眼后,道:“那复件呢?” “复件?那玩意没什么意思”,我依旧笑着。 小护士不说话了,身为一个公司小职员的我自然有耐心等。 窗外还下着雪,屋里的空调暖风却在提升着房间的热度,一人穿着厚厚的黑色衣裤,目光灼热,另一人却只是一身露着白丝小腿的白色护士服,略低着头,微红着脸,地上,还有一条花边的粉红内裤。 “好……我……答应你”,终于,小护士低着头,轻声道。 “我没听清楚”,我走上前去,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我。 不知道什么原因,小护士竟然迷离着眼,看了我一小会后才惊醒,立刻挣脱,气极道:“我已经说过了,你这人怎么这样!” “好吧好吧,现在,先把你的手提包和手机都给我”,我伸手道。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小护士一怔,提防道。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玩具了,玩具需要这些东西吗?而且,我要先下去把门锁上,免得万一有人来打搅”。 小护士挣扎了一会,最后不情不愿地把重要物件都递给我。 “嘿嘿嘿”,我笑着接过,出了房间,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用小护士的钥匙,把一楼大门锁上,电灯关掉。 当我关上门出去后,小护士竟是羞红了脸。 (二) 下到一楼大厅,我从小护士的手提包里,翻出她的身份证,看了看信息: “姓名:安可月,性别:女,民族:汉,出生:1989年10月16日(淫色淫色4567Q.COM),住址:r 省k市杨槐区学院路7 号”。 “这是a 学院的集体户口吧?工作地点也在这边,怪不得见过我,所以也不是太害怕我吗?”一边把小护士的身份证藏进我自己的钱包,一边心中想道。 又拿出她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自己,然后删除她的通话记录,删除之前,又粗粗看了一下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没有某一个男人的名字特别多的情况,真是好消息。 再把先前拍摄的自慰视频发到我的电子邮箱上,最后才把注意投向大门和电灯。 中等规模的医院,来回不用太长时间,我很快办完锁门关灯的事,又走上三楼,来到妇科室门前。 “等会开门,是什么场景呢?是她脱光了等我,还是我一开门,门后的棍子就砸过来了?”平复一下兴奋的心情,站在门外的我,不禁想道。 门打开了,我没有急着进去,只是站着不动,先打量一眼,而小护士则从电脑桌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