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五莲时装公司】(催眠·物恋重生贺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五莲时装公司】(催眠·物恋重生贺文)



  S市南山区一片挤满了年轻人:应届毕业、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什么都
不会。
  芊芋记得刚到那里时,合租的学姐对她说过:半年之后,你也许能懂点什么
,可是别的就什么都不剩了,只有麻木。
  投简历、面试、被刷。如此循环,芊芋握着手里的小小文凭,委屈间终于认
同了学姐的话:什么都没了,只剩麻木……还有……
  ……自己的脸。
  拿起补妆镜,芊芋小心打量着镜里的小人:黛眉卧蚕眼,态生两靥愁,玲珑
剔透得让人忍不住含进嘴里。
  『就算学历差点,可干凭这张脸,要这点工资也够了吧?』将镜子收进包里
,芊芋心中又有了底气,整理了一下领口,事业线半遮半掩着就走进了写字楼。
  今天她面试的是一家名叫『五莲』的时装公司,名字挺土,不过外包好看的
公司大都是花架子,没准这家能有点干货呢?
  进了公司,里面的职员多为女性,穿着都相当考究,只是个个都坐在自己的
桌前安静办着公,见到芊芋进来了也无人照拂。好不容易找到一位貌似前台的皮
装女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深处那个外包着厚厚吸音墙的隔间就是面试的地方。
  「大致的情况呢,我们在电话里都了解了,不过蒋小姐本人居然比照片里漂
亮这么多,这一点还真是意外啊……呵,蒋小姐有男朋友了么?」
  公司的主面试官是个中年男人,旁边坐着两位气场很弱的OL,较年长的那
个身着标准的女式西装,可纹路精致的包臀裙配着黑丝总让人浮想联翩;另一位
则穿着很学生气的红白裙子,马尾、吊带,妩媚天成。两女一左一右围着男人,
面色十分恭敬,可那男人一张嘴却道了句轻佻话,让场面十分尴尬。
  「谢谢您,不过我以前面试的时候都没被问过这种问题呢……」羞怒间,多
次的面试经验还是让芊芋理智地撇开话题,只是隐约间仿佛有什么奇异的力量在
自己方才情绪波动的时刻渗入了进来。
  男人不以为意地大笑道:「哈哈,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了。不
过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有什么别的意思啊,我可是个好人呐!小西、阿裙,你们说
是不是啊?」说罢,男人大大咧咧地躺进了办公椅里,双手搭在小腹处,肆无忌
惮地打量着房间里的另外三个女人,好似看着一顿火鸡大餐。
  两旁的女人顺服地应道:「是,主人当然是好人!」
  「什么?!刚才……她们喊你什么?」男人火辣的目光本来就让芊芋十分难
堪了,可听到两女对他的称呼,那种无比荒唐的感觉令她有些发冷,可这层疑虑
却好似被什么圈禁了起来似的,只是小小爆发了一下,转而又倏忽不见了。
  男人从椅子里起身,眯着眼睛:「喊我『主人』啊,我是公司里的主管,她
们身为后辈,对我恭敬些也很自然嘛……而且我觉得蒋小姐完全不必为这些细节
分心,毕竟你可是很想得到这份工作的嘛……」
  男人搭在身前的双手抻开,一只摸向了西装女人的下体,另一只则解开了裙
装少女的肩带。目睹此景,存于本能的危险让她立马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她却是
『那么地想要得到这份工作』,况且中年男人的解释亦是如此『充分』:是啊…
…这只是后辈在向公司前辈表达敬意而已……没,没有奇怪的啊……只是……
  眯眼看着眼前蹙眉的女孩,明白她心中的羞耻感正与自己方才的暗示天人交
战,男人好整以暇地在身旁两女的隐私部位大肆亵玩起来:「小西,这里你进入
公司最早,就请你跟蒋小姐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规矩』吧……」
  那位西装OL早被探入自己裙底的大手搞得一塌糊涂了,两颊绯红,媚眼如
丝,嘴角甚至隐隐有涎水滑下,可是『主人』有令,她还是参杂着脚踹、尽量严
肃地说道:「啊……我们『五莲』可是创办了有十年历史的老派贸易公司,平…
…哦,平日里来往的都是相当体面的客户,所……哈噫,所以本公司的员工除了
有漂亮脸蛋可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啊啊,要去了!啊……还必须要完全听
从主人的命令……嗯,哦哦!因为我们都是群不知道怎么卖衣服给男人的蠢婊子
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呻吟,西装女子竟然在说话间攀上了高潮,可看到了如此
荒淫邪异场景的芊芋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这位前辈说得很对呢,向我们这样
刚刚走出校园、毫无销售经验的年轻人,想要早日入职,懂得如何跟客户打交道
,最方便的方法无疑是多听从主管的『命令』啊……
  看到芊芋的眉头渐渐舒展,男人轻蔑地笑了笑,抽出原本放在西装女下身的
手,而那已然疲惫揣着粗气的女人见状却诚惶诚恐地将那大手端住,一丝不苟地
将那上面自己的淫液舔净。男人满意地拍了拍女人的头,随即把另一边已被自己
活剥干净的裙装少女推了出去:「看来蒋小姐想要加入我们公司的愿望果然很强
烈嘛,而且你的学习能力貌似也很不错,可惜你们这群蠢婊子不仅不懂怎么卖衣
服,恐怕就连如何搭配衣服还得从头学起。阿裙,现在去仓库给我搭配出一套好
看的洋装来!」
  名为『阿裙』的少女站在自己散落一地的衣物之中,迷茫地看着四周,又无
助地望向了身边的男人,眼中泛起了雾水:「呜呜,阿裙是个不懂怎么穿衣服的
无脑蠢婊子,只有主人告诉我穿什么我才会穿……呜,没有主人的命令,阿裙,
阿裙就只能光着了……呜呜……」
  芊芋听着少女的哭声,忽然感同身受起来,看着自己出门时精心搭配的衣装
只觉得粗俗不堪:穿着这样难看的衣服怎么能在这样的时装公司上班呢?以我这
样什么都不懂的蠢脑子,肯定搭配不出得体的衣服的……一定要让主人告诉我怎
么穿衣服才行!
  不知不觉间,『主人』的身份已经在芊芋的大脑里根深蒂固,而她,也坚定
地接受了自己是个『不懂穿衣的蠢婊子』的『事实』。而当她那混杂着困惑、渴
望、恭顺的目光望向座中男子时,一阵无法遏制的狂笑爆发开来。
  「啊哈哈!诶哟……虽然每次吸纳新人都要花费不少精神,可是看到这些傲
气的女人渐渐沦陷,变成无脑人型娃娃的感觉还真是爽啊!」
  男人缓缓离开了椅子,左右两女立刻跪了下来,双手与粉面紧贴地面,形状
可人的香臀正撅在空中。
  「看来蒋小姐已经初步做好进入我们公司的准备了,那么就让我给你找身合
适衣服,再看看你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吧!」
  芊芋亦步亦趋地跟在男子身后,从隔间通往仓库的路上,凡是看到了他们的
职员都会即刻下跪,直到他们走远了才起身继续办公,芊芋用她所剩不多的思考
能力想起了『狐假虎威』的故事,不禁痴痴发笑。
  公司的仓库很大,时装却按发布的时间顺序归类得井井有条。男人婆娑着芊
芋发尾的小波浪,又计算着她的身材比例,方才淫邪不堪的表情已变得陶醉深邃
,仿佛一个入了境的艺术家。终于良久思索后找到了一套设计十分复古的靛金纱
裙,又搭配好了里衬、首饰,最后在仓库深处翻出了一双光泽十分冷艳的低跟小
皮鞋。
  「知道该怎么做了么?」
  「知道!芊芋一定会把主人给我挑的衣服穿得漂漂亮亮的!」
  芊芋一脸幸福地接过了衣装,随后毫不犹豫地在男人面前脱得精光,虽然纱
裙里挂着空挡,可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收拾好每一个裙角,无比期待地走到了男人
的面前,仿佛一位等待授勋的士兵。
  此刻换了衣服的芊芋是那么的惊艳,如果说从前她的美丽是一块未经雕刻的
璞玉,那么如今的她就如同一颗含羞的花骨儿彻底盛放了:靛蓝取自她忧郁的瞳
色,刺金温暖了她娇怯的面庞,纱裙加低跟皮鞋的组合盛放着她如秋水莹玉般的
古典光芒。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用手轻轻触摸着衫裙的面料,面容里的追忆与狂热之色
愈发浓重:「我,尤志哀,从来都是个天才,却从来没有人理解我!小的时候我
因为喜欢玩洋娃娃而被嘲笑,可我知道我给娃娃们搭配得衣服从来都是世上最美
的!我想要学习时装设计,可父母执意将我送到了国外学习心理学!可我不甘心
、我不想就这样当一个心理医生浑浑噩噩过一辈子!我不要变得麻木!」
  「所以我转行开了时装公司,可是人们依旧不认可我!即便我依靠自己的能
力将它经营成了全S最大的!他们还是不择手段地将它拖垮……呵,这些没了灵
魂的人们,总是见不得别人清醒……」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连带着握拳的双手也开始不自觉地颤抖:「可是……
我,尤志哀!我、还是成功了!我没有被那些麻木的人们同化,我也从来都不需
要那些麻木之人的理解,我需要的,只是……他们的听从!」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如同幽昙盛放般的少女,自嘲地一笑:「真奇
怪,为什么要在你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蠢婊子面前说这么多呢?你能听得懂吗
?」
  芊芋敬畏地颔首,这个男人方才的失控居然让她感到一种由衷的敬意,强烈
的雄性荷尔蒙刺激让她的下体变得泥泞不堪,眼前这个狂热偏执的男人是那么得
让她沉迷、沦陷:「芊芋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婊子,她只知道主人搭配的衣服是
世界上最好看的!」
  男人的脸上重新染上了淫邪妖异的赤红:「可惜我注定成为不了世界上最顶
尖的设计师,因为我为娃娃们穿上最贴合曼妙的衣服……只是为了让自己在脱下
它们的时候,更加……兴奋!」
  如同不胜轻风的水莲,芊芋美妙的身影瞬间就被男人雄武的身子吞没了,撩
起那条靛金纱裙,里面的荷塘春光已是一览无余,涟涟水光仿佛就在呼唤着人们
一亲芳泽。
  「啧,已经这么湿了么……蠢婊子,火车便当知道吗?」
  看到芊芋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男人不耐烦地骂道:「母狗,跳到我的身上,
两条腿缠住我的腰!」
  「是!小母狗最听主人的话了,它一定会好好学的!」芊芋立刻惶恐地跳了
上去,修长的双腿已与男人的腰际严丝合缝。
  接下裤带,男人的粗硬赤红的下体露出真容,刮擦到芊芋私处的时候,惹来
一声娇吟:「啊!主人,主人的下面好烫!快要把小母狗烤化了!」
  少女本能地躲闪着,水滑的阴唇就像新出炉的豆花般叫人无法掌握。
  「嘶,果然刚帮娃娃穿完衣服的我状态才是最好的啊……母狗,别乱动了!
快把主人的肉棒吞下去!」
  「是!小母狗最爱吞主人的肉棒了!……嗯,啊!」少女柔软的腰肢左扭右
摆,丝滑的纱裙搭配着凝玉般的腿根刮擦在身上实在是种无上享受。当她终于找
准位置,将男人的鹅蛋般的龟头没入体内,如同生撕的痛苦让她忍不住凄厉地叫
了起来。
  男人腾出左手狠狠掴上少女的脸颊:「这点痛都要哭爹喊娘的,公司要你这
种废物有什么用?现在继续扭动你的腰,慢慢沉下去,过程里要记住淫语,你能
不能进入公司就看这一次了!」
  「是,主人!啊……小母狗会证明自己的!被主人尊贵的肉棒插一点都、啊
啊、一点都不痛!只要能够让主人舒服,把小母狗插死都没有关系!」剧痛让少
女双眼翻白,可是强大的洗脑还是让她遵循着主人的命令,不断吐出自贱的淫语
:「啊啊!好舒服,小母狗淫荡的腰在主人的肉棒上面扭来扭去,想要……嗯,
啊,好想要让主人的肉棒早一点全都插进去!噫,要被插穿了!主人的肉棒把小
母狗插穿了!」
  感到自己的下体渐渐被芊芋紧窄温暖的花径包围,男人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嗯,你很有天赋,以后就跟我学做……啊,不对!你这蠢母狗以为插进去就没
事了么!快把腰扭起来!」
  芊芋紧抱住主人的肩膀,随着他激烈的挺进上下跃动:纱裙漫飞、鞋跟撞击
着发出清脆的声音,之前的剧痛也在这踢踏声中变成了粉红的快感。
  「啊,主人好厉害!嗯嗯,小母狗要被插穿啦!好爽……要、要死了!」
  「真是吵死了!别一直没脑子地乱叫,这样会让客户讨厌的,注意谈判的节
奏,现在舔我的耳垂!」
  芊芋深情地附在了男人地肩上,像少女初吻那般虔诚地舔舐起了男人的耳垂
,一点一点,而后吞没……
  「主人好厉块,不仅肉版肿么好此,就年耳垂也似甜的!」
  男人蹲下身,将少女温纯闪动的目光铺在了地上:「现在转过身,像狗那样
趴着!」
  芊芋艰难地转身,却丝毫不敢让主人的肉棒从自己的私处滑出去,最后终于
将紧俏如青李半的香臀撅了起来,只是这羞耻的姿势很快便将李子催熟了:「主
……主人,芊芋已经变成真的母狗了……汪、汪汪!」
  可惜少女的乖巧无法得到主人丝毫的怜惜,前方的只有更加急骤的风雨:双
目赤红的男人,下体就像那打夯的巨锤,每一次都正中花心,惹来少女不住呻吟
,娇小的身子一次次攀上顶峰;双手肆虐,那条美丽的纱裙已被撕成两半。
  「啊!主人每一次都进到母狗的最里面!小母狗受不了了,可是又好幸福!
好舍不得主人不这样插我……小母狗、小母狗要永永远远被主人这样插!」
  终于要达到极限的男人将肉棒从芊芋的下体拔出,粗声道:「转过来,对着
我!」
  转过身,一道白浆正中芊芋的脸庞,可在她看来,那正是什么都不会的自己
人生的第一桶『金』。
  「呼、主、主人的圣水……姆、好甜、好好吃……」
  看着少女陶醉地将自己的精华滴滴饮下,喘着粗气的男人坏笑道:「蠢母狗
,看看你的衣服?」
  「啊?!衣服!啊……蠢母狗该死,蠢母狗没有保护好主人给我的衣服……
呜呜……」看到自己身上的纱裙已是一片狼藉,芊芋的内心瞬间被内疚自责淹没
了,泪水啪嗒啪嗒与纱裙上的白浆混作一处,她就像小猫喝牛奶那样,抽泣着将
它们一一舔净。
  「蠢逼!你说如果男人把你的衣服弄成了这样,还能不买走吗?现在,你知
道该怎么卖衣服了么?」
  芊芋如梦方醒,将主人教给自己的宝贵方法刻在了脑中:「啊!主人真是太
聪明、太伟大了!小母狗以后一定用主人教给我的方法帮您卖出好多、好多的衣
服!」
  男人光着下体,大刺刺地走出了仓库:「很好,恭喜你已被本公司正是录用
了!以后这套纱裙就归你卖了,你的名字就叫『莎莎』!」
  已是疲惫不堪的少女闻言跳了起来,无与伦比的兴奋变成了一场从未有过的
强烈高潮冲击在她的身体百骸:太好了!终于签到工作了!自己终于不是那个什
么都不会的应届生了!
  白目、昏厥……芊芋的右手却死死攥着纱裙,仿佛想要将它揉进自己的心口
……
  == == ==
  一个月后,同租的学姐从芊芋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名片。
  『五莲时装公司?难怪这妮子最近传得这么花哨!五莲……五莲,怎么这个
名字听起来这么熟呢?貌似以前S市最大的时装公司就叫『物恋』吧,可它不是
爆服倒闭了么?……姆,看来这个『五莲』来头不小啊,我要不要也去碰碰运气
呢?……』
  名片上的落款『尤志哀』霸气毕露,连同墙后芊芋的嘴角一同闪着寒芒。
******************************************************************

色小姐影院网址 色小姐 五月情色地址 五月情色亚洲图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