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风情谱之风流公关】(第十集下)附赠骚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风情谱之风流公关】(第十集下)附赠骚麦



  关好门,我迅速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起来,想想老赵是乡下人,比不得写字楼
里那些有文化的。故而我化的妆故意浓重了些,眼线很重,嘴唇很红,粉底也铺
了许多。打扮好,我脱掉全身衣裤,从衣柜里找出前几天在大百货买来的肉色天
鹅绒丝光棉连裤袜,打开包装小心翼翼的穿好,然后又戴上黑色金丝修纹乳罩,
最后从鞋柜里找出平日里穿的三寸跟的黑色高跟鞋,对着镜子一照,真是楚楚动
人一身的浪骚,尤其是这连裤袜里面没裤衩儿,那一团黑丛丛的屄毛儿清晰可见
十分扎眼。
  都收拾好,我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到老赵身旁时故意一转身正面冲着他笑道:
「看我这样儿您是不是放开些了?」
  老赵一辈子土气,哪里见得过如此惊艳的美女还穿成这样?!他盯着我顿时
木呆了。
  我见他嘴巴张得多大,口水都顺着嘴角往下淌,一副呆瓜的模样,不禁「噗
嗤」一声笑出了声儿。这时老赵才回过神来,张嘴说:「闺女……你……这…
…」
  我笑着重新坐在老赵对面,翘起二郎腿,笑道:「我都不怕臊,您还怕羞啊?」
  老赵见我如此,索性也就放开了,他笑着说:「闺女,既然你这么豪爽,那
我老赵也不能落后。」说着话,他不仅抬起一直捂着鸡巴的左手还将上身的白色
老头衫也脱了下来,完全赤身裸体。此时我细心的发现老赵的大鸡巴竟然略微挺
了几挺似乎是有了点动静!
  重新开始喝酒,然而这饭吃得越来越有味道了。
  这次,老赵开门见山的冲我问:「闺女,你到底是干啥活儿的?」
  老赵说着话,目光始终在我身上打转。
  我笑了笑反问:「您看呢?」
  老赵盯着我看了许久「嘿嘿」笑了两声说:「金老板娘曾经说你干的活儿和
她差不多。」
  我听了笑:「她说我也是理发的?」
  老赵摇了摇头说:「我们老哥儿几个都知道她那臭底子,你别看她现在当老
板,其实以前在温州就是个在发廊里卖屄的!呸!臭货!」他狠狠的啐了一口骂。
  老赵这话点明了我也是个卖屄的,既然他挑明了说,我也索性大大方方接了
下来,笑着问:「您对卖屄有啥看法?」
  老赵瞥了我一眼,嘴里又骂:「浪货一条!谁见谁操!」
  其实他摆明了当着秃子骂和尚,有意臊臊我,但我也是个久经风月场的人物,
不要说他还拐弯抹角的骂,就是指着鼻子冲我骂,我也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无动
于衷。
  故此,我笑着一挑大拇指说:「骂得好!骂得妙!骂得痛快!」
  老赵喝了口酒又说:「这娘们儿一旦干上这个就脱不开了,上瘾呢。」
  我笑着点点头说:「说的是,脱了裤子一撅腚,钱儿就来了,又省心又省事
儿,自己还能美,不上瘾才怪。」
  话题一转,我笑着说:「可您知道这卖屄也分个档次?」
  老赵一听,好奇的问:「啥?」
  我继续说:「这卖屄也分三六九档,金屄、银屄、浪屄。」
  老赵眨了眨小眼睛继续:「啥意思?」
  带着三分浪劲儿我解释道:「这金屄,人靓活儿好!只特供领导玩儿。这银
屄虽然比金屄略差一些,但也专门给企业老总操。」
  老赵听得认真点了点头又问:「那浪屄呢?」
  我笑着说:「啥叫浪屄?给钱儿就能操的那就叫浪屄。」
  老赵听了挠了挠秃头说:「还有这么多讲?」
  我见老赵似有所懂,笑着说:「那个金老板充其量也就是个浪屄,交费就让
操。」
  老赵听了嘿嘿笑了两声抄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我见他酒杯空了,急忙起
身扭着丝袜大屁股凑到他近前给他满上,老赵两只眼睛从头到尾紧紧盯着我的裤
裆,胯下粗大的鸡巴开始有了硬度。我只装作没看到,又重新坐下,这次索性将
两条丝袜大腿微微分开让他瞧个仔细。
  老赵吃了口菜,看着我问:「闺女,那你干的活儿比金老板高明了?」
  我听老赵把话题儿往我身上引,正中下怀,笑着反问:「您说我干的是啥活
儿?」
  老赵一听「嘿嘿」的笑了一声索性不说话了。
  我笑着打破僵局说:「其实您不说我也知道,说白了吧,其实我也是个卖屄
的!」
  老赵听我主动认下来,多少感觉有些吃惊,两眼盯着我问:「闺女……这
……」
  我冲他浪浪的一笑说:「咋?您瞧不上我?」
  老赵看了看我分开的丝袜大腿,摇摇头说:「那倒不是……」
  我自信的看着老赵,把披肩的秀发一甩,笑着说:「虽然都是卖屄的,可我
和那个金老板不能同日而语呢!」
  老赵盯着我的裤裆点点头说:「咋不一样?」
  我笑着说:「金老板那小门小户的能碰见啥上档次的人物?也就是打个游击
而已。我跟她可是一天一地,这么说吧,您不是也经常送我到过我们公司吗?瞧
瞧那地方『环球贸易中心』!能进出那里的都是上流儿社会的人物!个个都上档
次!您想想,我能在那里上班,我这身份儿能低得了?」
  我越说越起劲儿,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继续说:「您知道我见的那都是些啥
身份儿的人?」
  老赵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我见你经常出入政府部门。」
  我一拍丝袜大腿说:「对呀!我能进出这些部门,见的都是大官儿!处级以
下根本不考虑,局级干部也就算凑合了。我跟人家谈的那些事儿,动不动就上千
万上亿的……」
  我越说越激动,说到高兴处,我冲着老赵用力分开大腿抬手拍着自己的屄说:
「跟您实话说了吧,我这屄就是个金屄!特供领导玩儿的!」
  老赵见我动作十分淫荡,不禁大鸡巴再硬了几分,粗大的鸡巴头儿逐渐肿胀,
一挺一挺的刹是可爱呢!不仅是老赵,就是我自己也来了情绪,手拍在屄上只轻
拍了两下便觉得屄里发烫,一股子黏糊糊的屄液顺着屄门儿涌出来,径直透过裤
袜的裤裆蹭了自己一手。
  老赵看着我,咽了口唾沫说:「闺女……你……够臊!」
  我一边浪笑一边斜着眼看着老赵说:「怕臊还能干这个?」
  停了一下,我坏笑着问老赵:「您想不想知道那些男人是咋搞我的?嘻嘻
……」
  老赵盯着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笑着说:「那些王八蛋老坏着了!这么说吧,要是规规矩矩的操个屄,那
算是我的幸运。屄操了,事儿办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怕就怕那些难伺候的主儿
……」
  老赵听了忙问:「咋?闺女,你这么漂亮的人儿让他们操还不行啊?」
  我摇摇头说:「不行!那些坏种老得臊我呢!」
  老赵挺了下鸡巴问:「咋臊你?」
  我瞄了一眼老赵的鸡巴,比刚才似乎又硬了些,但是鸡巴头儿上还没出『油』
我浪浪的甩了甩披肩的长发笑着说:「上口活儿。」
  老赵忙问:「咋讲?」
  我说:「唆了鸡巴、舔屁眼子、舔脚丫子,怎么臊怎么来!」
  老赵有些吃惊的说:「啥?!闺女,这……这不是臊你吗?那屁眼子……」
  我点点头说:「说的是呢!您能想得到吗?我这么漂亮的人儿,穿的这么体
面,到了人家那里就给人家舔屁眼子,有时候一天下来还要舔好几个!」
  老赵脸上有些泛红,瞪大眼睛盯着我,使劲咽了口唾沫说:「闺女……这
……老汉我是真想不到……呦……」
  随着老赵『呦』了一声,我再看他的大鸡巴,直愣愣,愣愣直的冲着我,一
挺又一挺,挺了几挺就从粗大的鸡巴头儿裂缝中挤出了一股子黏黏的鸡巴液!
  出油儿了!我心里一紧,竟然也有些激动。
  再次强压了压心中的欲火,我只作没看到,端起酒杯轻启樱唇喝了一小口儿
酒继续说:「舔够了,叼爽了,这才入正戏。」
  我瞥了老赵一眼,只见他浑身紧绷似乎全身的气力都集中在鸡巴上,那大鸡
巴冲着我一挑一挑的,黑黝黝的鸡巴茎比刚才更加粗壮,浑圆巨大的鸡巴头儿完
全硬起,油亮油亮的闪闪发光,这大鸡巴也实在太过生猛了些,吓得我有些浑身
发软。
  「闺女……你说……说……」老赵激动的看着我。
  我咽了口香唾,使劲夹了夹大腿,又一股子浪屄液挤了出来,嘴上说:「接
下来往往是操屄,先摆姿势,一般都是把我撅起来,亮亮屁股,然后鸡巴插入,
上面捏奶子,底下操鸡巴,能让爷们儿爽得不行,我这屄又紧又水儿多,随便来
几下就能出水儿,鸡巴一滑溜操起来更带劲儿。」
  我给老赵飞了个媚眼儿,继续说:「那久经沙场的能抽我个百十来抽,稍微
嫩一点儿的也就能抽个几十抽包准就射了。」
  老赵舔了舔嘴唇,使劲点点头。
  我继续说:「不过要是这么着就完事儿了,那是我走运,往往没那么便宜,
现在人家都讲究「上下三通全方位」不插屁眼儿等于没玩儿。」
  听到这儿,老赵眼睛一亮忙问:「咋?闺女,你……你还能插屁眼子?」
  我冲老赵笑着点点头说:「那咋不能?我求人家办事儿还能不听人家摆布?
人家让我干啥我就干啥,让我跪着我就不能撅着,让我张嘴就不能闭着,总之变
着法儿的让人家爽。」
  老赵似乎到了极限,刚猛的大鸡巴不停乱挺。我则继续逗他说:「我有个老
领导,是我的老主顾了,前几年没少求人家办事儿,少不了让人家骑,我这老领
导段子可多了,把我给臊的,我都没法张嘴跟您说,简直臊的我……」
  说着我又停了下来欲语还休的样子。
  老赵见我不说了,急忙追问:「说说!闺女你说说!」
  我愣了一下,老赵越发急了,他爆眼怒睁瞪着我说:「快说!快说!」
  我见老赵脾气上来了,还真有点怕,急忙道:「您别急!别急!我说!我说!」
  我定了定神儿,这才说:「我这位老领导啊,有俩癖好,一是专门操我屁眼
子,二是最喜欢臊我。」
  老赵认真的听着不住点头。
  我接着说:「这臊我的段子多了。经常用的,让我自己用手指抠自己的屁眼
儿,然后当着他的面儿唆了手指。这叫『自产自销』」
  老赵听了竟一时间愣住了。
  我接着又说:「再有,每次陪人家玩儿,少不了拿鸡巴操屁眼儿,操就好好
操吧,不行,还得唆了鸡巴,操几下屁眼儿就唆了几下鸡巴,最后搞得我晕头转
向都分不清哪里是嘴哪里是屁眼儿了。这叫『合二为一』哈哈,多有意思!」
  我话音刚落,老赵突然「啊!」的叫了一声。再看他浑身的肌肉隆起,胯下
的大鸡巴好似一杆大黑枪直愣愣的对着我。这凶猛的样子顿时把我吓得有些发憷,
尤其是那根巨大的鸡巴更是让我浑身发软,屄里黏糊糊的淫水儿突突的往外冒。
  「老……老赵……赵……赵……哥……赵……爷……」一时间我有些语无伦
次了。
  忽然,我灵机一动。顿时站了起来一边凑近老赵一边喏喏的说:「您看…
…光顾说话儿了……酒……来,我给您满上。」
  说着,我挨到老赵近前,老赵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两眼冒出淫光。我心里发
颤,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双手捧着酒瓶给他倒酒。突然,老赵哼了一声说:「对!
满上!」
  老赵冷不丁这么一嗓子,我实在没准备,吓得手一哆嗦顿时酒撒在老赵身上。
  「呦!」我尖叫了一声慌忙说:「您瞧我这……」
  话音未落,我双腿一软直挺挺的跪在了老赵双腿之间,说来也巧,老赵那臭
烘烘硬邦邦粗壮的大鸡巴正好就在我面前乱挺,那一股子一股子尿骚的味儿十分
生猛竟熏得我直冲老赵翻白眼儿!
  深深吸了口气,我定了定神儿,这才急忙说:「我……这就给您擦干净!
……您别着急!别着急!」
  说着话我伸出两只柔软白皙的小手儿放在老赵那蒲扇般的大脚上捏揉起来。
不经意间,我一侧脸正撞见那鼓愣愣硬邦邦的大骚鸡巴头儿在我眼前乱晃,随着
老赵的呼吸那巨冠的麻眼儿一开一合,黏糊糊骚哄哄的鸡巴液随之流出。忽然,
我心中一动,刹那间轻启樱唇香舌一吐瞧准鸡巴头儿便舔了一口!
  「喔!」鸡巴被舔,老赵登时浑身一哆嗦。突然,我只听「啵……」一声脆
响,他竟然放了一个响屁!顿时我俩都愣住了。
  「噗嗤」我忍俊不住笑出了声儿抬头看着他笑问:「您……这是咋了?」
  老赵大鸡巴一个劲儿的乱抖,他似乎也没了刚才那吓人的凶猛气势只喏喏的
道:「闺女……我……这……」
  我知他有些紧张,也没往心里去,先是冲老赵骚媚的笑了笑依旧摸着他的脚,
再一侧脸对准大鸡巴头儿又舔了一口,刚才那口没来得及细品,这口我尝出了味
道,只觉得面前的这根儿大鸡巴臭、咸、腥、骚简直是五味俱全!真叫人欲罢不
能!
  老赵急忙向前挪了挪屁股,将大鸡巴恰好送到我的鼻子下面,这下却也应了
我的心思,只是那一股子一股子的味儿我有些受不了,索性一边冲老赵翻着白眼
儿一边香舌乱吐快速的唆了起鸡巴头儿来。
  「呦……呵……」老赵更加激动一边闷哼着一边用力分了分大腿,他一抬手
按住了我的头,我也乖巧的扭过身子两只小手放在他的大腿上轻捏,低头奋力张
开小嘴儿勉勉强强的才将整个大鸡巴头儿含在口中然后用力使劲儿唆了:「啧啧
啧啧啧啧啧……」
  我这边吃得正香,不想老赵微微一抬屁股「嘟!」又是一个清脆的响屁,我
突出大鸡巴头儿笑着说:「您这到底是咋了?」
  老赵憨厚的摸了摸秃头说:「光着身子太久,我这肚子有点儿结气。」
  说着话,他站起来也不容我回应便再次将大鸡巴头儿插入我的小嘴儿里。
  「嗯嗯嗯嗯……啧啧啧啧啧啧啧……哦哦哦哦哦哦哦……」随着老赵用力狠
抽,我鼻涕、口水、眼泪不停的冒了出来,一边哼哼着一边拼尽全力张开小嘴儿
迎接大鸡巴。
  「哎呦!您饶了我吧!」我用力推开老赵一边喘气一边说:「您这是想要人
命啊!这么长的鸡巴愣往我嗓子眼儿里顶,谁受得了?」
  老赵笑呵呵的看着我,再看大鸡巴,鸡巴头儿已经油亮油亮的仿佛用心清洗
过一样,半根鸡巴茎也被我的香唾洗刷得干干净净露出了本色。
  「那……闺女……我这……」老赵一边指着自己依旧粗硬的大鸡巴一边冲我
说。
  看着老赵难受的样子我抿嘴笑了笑说:「来,您转个身儿把屁股给我……」
老赵一听,急忙站起来一扭身弓腰将屁股撅给了我。
  老赵屁股不大,但肉很紧,两条大腿十分粗壮,我跪在他身后清楚的看到他
双腿之间晃荡着两个粗大的蛋子儿,急忙把脸凑过去伸出香舌舔了起来,与此同
时,我一只手轻柔的捏弄他的屁股蛋,另一只手却绕到前面攥着那壮实的鸡巴茎
猛撸。
  「嗯……啧啧啧啧啧……」我在后面吃得津津有味儿,两个大蛋子儿上的污
垢被我舔吮得一干二净,说来也巧,我的脸贴在老赵的屁股上,鼻子正好凑近他
的屁眼儿,忽然,我只听「啵……」的一声脆响!从老赵的屁股缝里猛的喷出一
股热气,力道之大把我的头发都吹得有些晃动,这一口却结结实实的让我闻了个
够!
  好臭!刹那间我好悬没吐出来,老赵的屁简直太臭了,熏得我有些辨不清方
向。
  「啪!」我使劲拍了老赵屁股一下,笑着说:「熏死人了!」
  老赵回头看着我坏笑道:「闺女,委屈你了,只是我屁眼子痒痒,老想放屁。」
  瞧老赵那坏样儿我便明白了几分,咬了咬嘴唇看着他说:「您这是……?」
  老赵憨厚的冲我笑了笑也没做声,却一个劲儿的把屁股往我脸上蹭,没办法,
我只好抽出两只小手放在他那结实的屁股上左右一分,顿时一个黑乎乎布满长毛
儿的大号臭屁眼儿暴露在我面前。我试探着伸出舌尖在他的屁眼儿上打转,老赵
舒服的哼出了声儿:「哎呦……嘶……闺女……舒服……哦……」
  忽然,老赵伸出大手按住我的脑袋,屁股往后一坐,结结实实的让我的脸埋
进了他的屁股里:「唔唔唔……嗯嗯嗯……」我闷声闷气的哼哼着,一条灵巧的
香舌润和着温暖的香唾画着圈顶入了老赵的屁眼儿深处。
  「来,闺女,换我了。」老赵说了声。
  他放开我,双手一提毫不费力的将我从地上拽起来顺势按在了椅子上,分开
我的双腿,正要扒掉连裤袜,我笑着说:「费那事干啥?把裆给我破了就行。」
  老赵听了,应了一声,大手一扯便撕开了我的裤裆部,将连裤袜变成了开裆
裤。因为刚才那一阵的淫戏,我的浪屄里早已经泛滥成灾,黏糊糊的屄液直往外
涌,甚至连屁眼儿都侵得滑溜溜的,老赵瞪大眼睛迅速的蹲在我面前,两只大手
死死按住我分开的大腿,低头伸出长长的舌头对着我的骚屄便舔了起来。
  「啊啊啊……哦哦哦……啊啊。」他的舌头十分粗糙,口水也多,这么一舔
我还哪里承受得住?只觉得屄里又热又痒十分难受,骚水儿更是不停的往外冒。
  「噗」老赵把舌头挤进了屄里来回翻滚搅动,这下更弄得我无法忍受。「啊
……赵……大爷!……大爷!……啊!啊!啊!……用鸡巴!……用鸡巴……啊!」
我的两只小手抓着老赵的秃头来回乱晃。
  「闺女好嘞!」老赵答应一声,他站起身哆嗦着提起大鸡巴对着我的屄门儿,
屁股猛的往前一送!「呀!」我尖叫了半声便没了下文。
  「噗嗤!噗嗤!噗嗤!……」随着老赵的动作我俩的结合部发出淫声儿,我
感觉自己好像飞起来一样,整个人似乎裂成了两半,粗硬的长鸡巴仿佛是根大钢
管儿快速的进出着我的浪屄,屄道里从未如此膨胀过,浪水儿混合着被挤出的热
尿飞散开来,顺着鸡巴茎往外喷,椅子上、地上全都湿了。
  「呀!呀!呀!呀!呀!呀!……」老赵每次用力将大鸡巴插入我便尖叫一
声,粗大的鸡巴头儿深入进我的子宫,酸、麻、痒、涨一齐袭来,顿时让我提升
了一个境界,操屄还能操出如此状态!
  「哎呦……不行……等会儿……啊啊……嗷嗷……」我挣扎着奋力推开老赵,
老赵的大鸡巴脱离了屄洞的束缚立刻愣愣的绷向12点。
  「咋……咋了?」老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我问。
  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放下大腿,勉强从椅子上站起来,只觉得屄里空荡荡的,
两条腿又酸又麻,好不容易才站好。
  白了一眼老赵,我腻腻的说:「您要搞出人命啊!哪有这样的,鸡巴那么大
就愣往我屄里捅……哎呦……酸麻……」
  说着话,我用手摸着浪屄,竟然被老赵的大鸡巴撑开一个洞,久久合不上,
屄里的黏水儿还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闺女……」老赵似乎有些着急,大鸡巴猛的挺了几挺,看得我直眼晕。
  「扶我去个厕所。」我对老赵说。
  老赵急忙凑近我,他伸出胳膊缠在我的腰上微微一用力就将我支撑起来。进
了厕所,我刚在马桶上坐下老赵便迫不及待的伸双手各自攥住我的一个白嫩的大
奶子揉搓着,鸡巴再次顶在我的脸上乱蹭。
  「……干啥……?」还没等我说完,鸡巴头儿已然插进我的小嘴儿里操了起
来。
  「嗯嗯呃……哦哦额……」我一边用力唆了着鸡巴头儿,一边使劲撒尿,心
想:看这情形今儿要是不把他伺候爽,他万万不能放过我。转念又一想,算了,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认命了吧,这么大的鸡巴不是谁都能碰到的,刚才虽
然痛,但乐子的确也不少。想到这儿,我推开老赵站起来说:「走,咱俩到里屋,
上了炕您随便来。」
  老赵听了,乐呵呵的说:「那……闺女你就受累了。」
  我和老赵一前一后进了卧室,还没等我说话,老赵便从后面一掐我的后脖子
将我按在床头,顺势我也乖巧的分开两条大腿下腰猛撅屁股,直把屄送到他面前,
老赵提住鸡巴从后面给我揍了进来。
  「噗嗤!啊!」随着我的尖叫,老赵两手拉紧我的双肩,屁股前后摆动用力
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声声的脆响,粉嫩的大白屁股被撞击
得发红,大鸡巴每次都全进全出,这样的操法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痛痛快快的就
把我操出了一个大高潮接着又连续出了几个小高潮,没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全身冒
汗了。
  「呀!哦!呦!哇!啊!啊!啊!」我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小,快感一次比一
次强,刚刚才撒过尿,但经老赵这么一操,竟又挤出了几滴热尿。
  抽了百十来下,老赵长长出了口气,两手一松,我顿时直接摔在了床上,大
腿上满是淫水儿热尿,两只丝袜小脚不停的哆嗦,虽然鸡巴已经拔出,但那种高
潮快感远没过去。
  紧跟着,老赵也上了床,他跪在我身后弯腰,两只大手按在我的屁股上左右
一分,顿时一个棕褐色外翻的臭屁眼儿暴露出来,提鼻子一闻,老赵不禁更加兴
奋,急忙伸出大舌头舔着。
  「啊!……舔屁眼儿!……啊!……舔屁眼儿好舒服……啊!……呦……屁
眼儿……」我只觉得屁眼儿里酥麻难耐的,粗糙的舌头几乎全根顶进了屁眼儿深
处。
  「闺女……我……要你屁眼儿!」老赵叫了一声。
  他跨到我的屁股上,扶着鸡巴头儿对准屁眼儿狠狠操了进去。
  「呀!不行!」没等我叫出来,鸡巴头儿已经进入了。
  一点点、一点点,鸡巴慢慢的深入,又是一个新的深度,又是我从未体会过
的深度,一直到老赵把整根儿大鸡巴插到底儿,我这才想起来叫唤:「啊……好
深……啊……哦……到我的肚子里了……哎呦……」
  接下来就顺其自然了。「啪啪啪啪啪啪……」房间里干得热火朝天,我把脸
贴在床上,高高撅起屁股,老赵双手按定我的肥臀半蹲在后面,大鸡巴像拉锯一
样快速的进出着我的屁眼儿。
  「啊啊啊啊啊……」我一边淫叫着。
  两只丝袜小脚不停的抽搐、扭动,高跟鞋已经被甩在一边,屄里的淫水儿就
和着一股子一股子的热尿直往外喷,连裤袜上一片污渍。「哎呦……闺女……吼!
……嗯……」老赵哼哼着渐渐加力,他顾不得满头大汗只集中精力操屁眼儿。
  「……爷……快……快……射了吧……啊……我受不了了……啊……屁眼儿
麻……酸……啊……」我的两只小手抓住老赵的脚踝求饶。
  「哎呦!闺女!我……嘶……我……哦!」老赵猛的抽出大鸡巴一伸手抓住
我的长发将我一把从床上拉了起来,他这用劲儿挺猛,疼得我张嘴尖叫,可巧,
给了他口型,老赵瞅准时机大鸡巴猛的一送竟然愣愣的直接顶进了我的嗓子眼儿
里。「哦!」我干嚎了半声便白眼儿一翻晕了过去。
  我再次回到现实中,只觉得浑身酸痛,好像散了架一样,屄里空空的,屁眼
儿也没了感觉。我睁开眼见老赵正乐呵呵的坐在我身旁,他的一只大手不停的捏
弄着我的奶子另一只手却摆弄着已然软哒哒的鸡巴。
  「您……」我刚开口说话,突然感觉嗓子眼儿里似乎被一种腥臊黏稠的东西
堵住了不禁「咕噜、咕噜」连续吞咽,竟然将半口黄澄澄的浓精尽数咽下了肚!
  「哎呦!呛死了!」我气得推了老赵一把。
  老赵乐呵呵的看着我说:「闺女,让你受委屈了。」
  说着话,他见床头有一卷卫生纸急忙扯下一段递给我说:「快擦擦你那嘴头
儿。」
  我接过卫生纸,先喘息了一下,然后翻身下床蹭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一照,
自己不禁也笑了,原来镜子里的我,一张原本娇媚的脸蛋儿被老赵弄得好像个小
丑儿,尤其是那原本性感的红唇,唇膏早就蹭没了,留下的却是一圈棕褐色的粘
液,还散发着阵阵的骚味儿。要说这粘液的来历却是老赵用粗大鸡巴操入我的小
嘴儿后被嘴唇由鸡巴茎上刮下来的。我急忙用卫生纸尽数擦掉,然后又去厕所好
好把脸洗了洗,回到房间我坐在梳妆台前一边补妆一边说:「您是痛快了,可差
点儿要了我的命!」
  老赵听了笑呵呵的说:「只是闺女你太骚太淫,我这憋了半辈子的火今儿都
给你泄了,真痛快!」
  我重新化好妆,又把头发拢齐。这才回过身对老赵笑着说:「您痛快了,我
也美了,走,我陪您再喝两盅去。」
  说着话,我陪着老赵又重新回到了外屋座位上。我给他满上一杯,自己也倒
了一杯笑着说:「来,陪您干一个,咱俩都爽!」
  老赵乐呵呵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也喝光了酒。放下酒杯,老赵冲我说:
「闺女,今儿我是真爽了,做梦都想不到,我这一个拉车的,能……能把你给操
了!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说着,老赵吃了口菜继续说:「刚才让你受委屈了,
不过你放心,从今儿以后,只要你用车,我老赵随叫随到!而且绝对不收你一分
钱!打今儿起,我一定对你好!」
  老赵说着,用手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看着老赵的样子,我心里好笑,
嘴上说:「啥?坐车不收我钱?」
  老赵急忙说:「那肯定的!绝对不收你一分钱!而且随叫随到!」
  听了老赵的话,我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直把老赵笑得有些发毛。
  我笑着说:「老赵,你以为今儿我让你操我就是为的白坐你的车?」
  老赵眨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我继续笑着说:「老赵,刚才我陪你咋耍的?
先给你叼了鸡巴,舔了你的屁眼儿,又让你操了屄,最后让你爽了屁眼儿,最后
还射进我嘴里,我还当着你的面儿咽了。为了让你爽鸡巴我可是全力以赴了。咋?
就为了白坐你那辆破车?哈哈,老赵啊老赵,你也真逗,难怪你是乡下来的。」
  老赵听了,摸着秃头说:「那……那闺女,你费这么大劲儿让我爽是为了啥?」
  我笑着说:「今儿请你到我家来是为了啥?我给你准备这么多饭菜又是为了
啥?还不是为了报答你上次救我的事儿?老赵你想想,我这么有身份儿的女人,
能说为了白坐你的车就让你随便操?话说回来,我也不缺你那点儿车钱啊?」老
赵这才听明白我的意思,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原来是为的那事儿啊!
那点儿小屁事儿还至于让你这样?……呵呵……」
  我笑着点点头说:「毕竟你救了我的命,那天晚上要不是碰上你,我指不定
被那两个劫道的怎么欺负了,现在想起来我都后怕。」
  老赵问:「那晚上你被劫了多少钱?」
  我不在乎的说:「也不多,一千多吧。」
  老赵听了瞪大眼睛说:「咋这么多!你当时不是跟我说没多少吗?」
  我笑着说:「那点儿钱对我来说算个啥?本来就没多少。」
  老赵又问:「就抢了你的钱了?」
  我「哼」了一声说:「别提了,刚开始他们只是想抢钱,后来见我一个弱女
子,模样又俊俏,挺上档次的,索性就一并劫了色,身子也被他俩给欺负了。」
  接着,我就把当天晚上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对老赵详细描述了一遍,最后说:
「这两个王八蛋,一个操了我的屄,一个找不对竟然操了我的屁眼儿!老赵,下
次你要是再碰到他俩,替我好好出口恶气!」
  老赵听了,脸上横肉直蹦,一连凶相的说:「闺女你放心吧!再要让我遇到
这俩小子,我肯定废了他们!我是真不知道他俩这么欺负你,我要知道,那天晚
上就先砸断了他俩的狗腿!」
  我们正说话,外面雷声滚滚,雨越下越大。我到厕所把老赵替换下来的衣服
都洗了并甩干,老赵也帮着我把酒菜都收拾完。看看衣服还不是特别干,我和老
赵又重新回到客厅坐下,我泡了点茶请老赵喝。一边喝着茶,我一边看看老赵的
鸡巴,从刚才我就注意到鸡巴有些半硬了,现在再看,竟然硬邦邦的冲着我。
  我笑着看着老赵说:「咋?鸡巴又硬了?还想要?」
  老赵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这家伙不争气,咋又起来了?」
  看着老赵的样子,我似乎有些不忍,笑着说:「今儿也折腾得够劲儿,我身
子累了,你就别想了,要是想爽爽,要不这样,我用手帮你撸撸,撸出来了我用
嘴接着,也算是报答你了。你说咋样?」
  老赵听了,急忙点头。
  我让老赵舒舒服服的半躺在沙发上,一条大腿蹬在地上,一条大腿架在沙发
靠背上,我坐在他两腿之间伸出两只小手攥住粗大的鸡巴茎上上下下的给他撸着,
一边撸一边笑着看着他说:「别说,您这鸡巴啊,真是大,要说这鸡巴,我玩儿
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可还从来没碰过这么粗这么大的鸡巴,比那驴鸡巴也不
在话下……」
  撸着撸着,鸡巴头儿上冒出了一股子黏糊糊的淫水儿,我急忙低头探出香舌
一口口的把淫水儿舔进嘴里咽下肚,然后继续说:「都说男人鸡巴越大越有福,
可看看你老赵,苦了一辈子。」
  老赵听了,笑着说:「谁说我老赵没福?今儿我不就享福了?」
  我一听,笑着点点头说:「这话也是,象今儿这么个耍,您就是花多少钱也
找不来。男人一辈子也不一定能遇得上。」
  说着话,我两只小手加快了速度,鸡巴越撸越硬,越撸越粗,从鸡巴头儿里
冒出来的淫水儿越来越多,我说上两句话就要低头唆了唆了鸡巴头儿,都有点儿
忙不过来了。
  边撸边聊,我又问:「老赵,您觉得操我哪里最爽快?」
  老赵一边眯缝着眼睛享受着一边顺口说:「闺女,你那屁眼儿我最得意。」
  我笑着拍了他大腿一下说:「这话咋说?」
  老赵说:「刚操进去的时候,觉得紧,箍得鸡巴疼,可越往里就越裹得厉害,
还特别暖和!抽操没几下就觉得又松又软,总觉得操不到底儿,老想着往里入。」
  我看着老赵的样子,听着他说的感受,不禁竟然有些屁眼儿微微发痒。笑着
问:「那你干啥不索性射在屁眼儿里得了?」
  老赵看了看我说:「觉得那样可惜了,闺女你又尝不到。」
  我笑着说:「那操我屄就不爽了?」
  老赵急忙摇摇头说:「不!爽!爽!尤其捅到你里面,那一层层的裹着,爽
得不行,把持不住的也就射了。」
  我俩闲聊着,撸着老赵的大鸡巴手腕儿直有些发酸,最终总是有了起色。只
见老赵的鸡巴头儿已经硬到了极限,紫红紫红的,一只大马眼也微微张开,我急
忙低头张开小嘴儿盖在上面,一下下的给他往外吮。老赵有些坚持不住了,哼哼
着说:「闺女……我……我这……嘶……」
  我抬起头一边急速的撸着鸡巴一边说:「这样,我躺下,你跨到我脸上,用
鸡巴操我嘴。」
  说着话,我仰面躺在沙发上,头正好枕着沙发扶手。我刚一躺下,老赵便
「唰」的跳了起来,他一个箭步来到我面前一抬腿横跨在我脸上低头将鸡巴对准
我的小嘴儿顶了进去。一边操,一边用大手拍到我的屄上。这下热闹了,本来我
给老赵撸鸡巴已经动了几分淫情,屄里开始冒水儿,老赵这么一拍一抠的,顿时
把我抠得爽爽的,我下意识的想叫两声,但嘴里却被堵了一根儿大号鸡巴头儿,
叫也叫不出声,只好无力的扭动着大屁股小脚乱蹬。
  「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一边翻着白眼儿一边用鼻子哼出了声儿,大鸡巴
越操越深直接探进我的嗓子眼儿里,老赵粗大的手指抠挖着我的浪屄抠出一股一
股的淫液。
  「哎……呦!……」老赵突然加快了速度然后猛的一插,我只觉得一阵窒息,
嘴里的鸡巴头子暴涨了起来「嗖!」的一下,一股腥臊淫臭的浓精喷涌而入「咕
噜」一声就被我咽了下去,接着又是一股,又是一股……真没想到,老赵的二次
射竟然也有这么大的量!呛得我想咳嗽又咳不出只好不停的吞咽。最后,老赵抽
出软哒哒的鸡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倒好,一点儿都没剩下全被我吃进了肚。
  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的站起来,先到厕所里撒了泡尿然后用卫生纸擦了擦,
老赵也进厕所撒尿。我看看他的衣服差不多都干了,这才让他把衣服穿好,而我
也重新换上了家居服。
  外面的雨小了些,老赵穿好衣服还要说啥,我先打断他说:「你的意思我都
知道,啥也别说了,今儿我累了,你也早回家歇了吧。」
  老赵看看我一脸疲惫的样子也不好说啥,只说了句:「那闺女我先走了,你
有啥事儿一定找我来,虽然我只是个拉车的,但有力气。」
  送走老赵,我也的确感觉疲惫,洗了个澡便早早休息了。
  转天,天还是阴阴的,虽然不下雨了,但却起了风,气温也下降了许多。我
也懒得出去,只在家吃方便面看电视消磨时光。
  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丁颖的电话:「干啥呢?」丁颖问。
  「我还能干啥,看电视呗。」说着话,我拿起遥控器把电视调成静音。
  「你那边咋样?」我问。
  丁颖似乎有些高兴,笑着说:「还行,陪了个客户,游山玩水的,这不,刚
回来。」
  我追问:「吃住都咋样?」
  丁颖说:「没说么,四星起步,还是人家大老板出手阔绰,我陪人家打麻将,
一锅儿就几万几万的,一晚上下来输赢都几十万,人家连眼睛都不眨。」
  我听了,有些羡慕的说:「妹子你行啊!搂上金磅子了!」
  丁颖有些得意的说:「谁让你不来的?在家又啃方便面了吧?哈哈。」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去你的!我吃的好着呢!谁啃方便面了!」
  停了一下,我继续说:「吃住都这么好,身子没少受累吧?」
  丁颖说:「咱是干啥的?人家好吃好喝的,又给钱,不卖卖力气行吗?我陪
的那个老板有毛病,自己不爱耍,偏偏爱看别人耍,这连着三个晚上了,都让我
给他演戏看。」
  我笑着问:「咋?还有这种人?哈哈,莫非他没鸡巴?」
  丁颖笑着说:「鸡巴是有,就是小了点儿,不过他找来那几个小伙子倒是挺
猛的,劲头儿都挺足,都把我折腾散了。到现在我这胳膊腿还疼呢。」
  话锋一转,丁颖说:「对了姐,明天我飞上海,在那边呆些日子。」
  我一听,忙问:「咋?你走啦?那三姨要是找你咋办?」
  丁颖「哼」了一声说:「去他妈屄的!这么些日子了,那老婊子连个电话都
没给我,我死活她都不管,我管她干啥?现在有奶就是娘,我目前的老板在上海
干大生意,人家带我去,我乐不得了,管她呢,先弄几个钱花花才是。」
  听了丁颖的话,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只好说:「你有发财的路,我不能拦
着你,祝你顺利。」
  丁颖突然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不愿意离开,毕竟这么多年了,一直在这
边混。可混不下去了就要挪挪地方,上海是大地方,机会多。」
  沉默了一会儿,丁颖说:「等我在上海扎根儿了,叫你过去发展,咱们俩在
一起就不信吃不开!」
  我笑着说:「那敢情好,姐姐就等你招呼了。」
  放下电话,我心里有一种失落感,既羡慕丁颖又期待三姨这边能尽快恢复到
从前,想来想去觉得没意思索性继续看电视。
              《第十集完》
我的名字叫小露,号称卖屄专业户,模样俊俏人温柔,一次最少二百五,
长发飘飘惹人顾,光着屁股穿连裤,黑色高跟丝袜脚,屄骚浪货谁不服,
夜上三竿鸡不叫,出了家门去卖炮,扭着肥臀上街走,看见男人我就笑,
迎面来个帅小伙,独自一人外面飘,急急忙忙迎上去,小声询问搞不搞?
   上下打量我几眼,小伙张嘴把价标,一百块钱玩三次,各种姿势不能少,
听他这话真好笑,你当姐姐不要票?!操你妈的大傻屄!让你白搞好不好!
话不投机谈不拢,继续向前寻目标,对面走来一大叔,穿着打扮挺时髦,
甩动长发抛媚眼儿,凑近大叔低声聊,妹子头次出来做,等米下锅心里焦,
爷们动了恻隐心,忙问价格是多少?哪种花活最拿手?如能满意可以搞。
   信心满满把价报,再把花活详介绍,三百大元来一炮,就是不能开发票,
唆了鸡巴舔屁眼儿,操屄不用避孕套,多加五十能肛交,多加一百能口爆,
丝袜小脚夹鸡巴,白嫩大奶夹黑屌,乳交脚交任您选,保您爽得哈哈笑,
老汉推车怀中坐,高撅白腚随便操,要是您老还不爽,再给二百喝你尿!
   大叔听完直摇头,价格太高没法搞,煮熟鸭子就要飞,急忙拉住继续聊,
看您是个实在人,不懂行情我不恼,相逢是缘打八折,二百五十做全套,
大叔听了脸上笑,这才点头连称好,挽住胳膊往前走,开个房间去打炮,
   我和大叔进了房,大叔脱裤当新郎,留意下体细端详,一根大屌粗又长,
面带浪笑把衣脱,今夜给你当新娘,张开小嘴含住屌,伸缩不停来回忙,
黑屌已经硬如钢,伸手把我抱上床,掰开屄门舔骚洞,用力抠屄让我爽,
刺激骚屄流热汤,鸡巴一挺进花房,左七右八乱搅动,干得婊子直喊娘,
大叔闷头用力日,气喘吁吁像饿狼,抽出鸡巴换姿势,高撅白腚跪在床,
双手一分露屁眼,鸡巴使劲往里闯,加力又是一顿操,差点把我干脱肛!
   这个大叔真叫猛!这个大叔真叫棒!只求大叔儿快点射,被他干死不值当!
忽听啪啪几声响,加快速度用力晃,晴天霹雳一声吼,无数精液射进肛。
今夜收获真不少,二百多块已进账,多给五十算小费,爷们出手很大方,
笑问大叔啥感觉,大叔点头赞声爽,临别互留手机号,约好改天耍流氓。
              《完》
开心五月天色网 开心五月天网 酒色网最新地址 一生一世情酒色网 1314酒色网 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