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小说  »  【跑去展会见女神】(原《性文化展》)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跑去展会见女神】(原《性文化展》)



  12年6 月份,B 市首届性文化节还在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我哥们儿老狗是
主办方公司的一个小头目,仗着丫有点权力给我搞了张展会的门票,我拿到手里
一看,上面印了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一脸欲求不满的骚相。身上穿得那叫一个
拮据,能露的全露了。
  我看着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就问老狗:「介谁呀,你们请来的?有点意
思。」
  老狗看了我一眼,说:「你丫撸管把眼撸瘸了吧?再仔细瞅瞅。」
  我又端详了一会,猛然间一个激灵,我操!介不是苍老湿吗,穿上衣服丫竟
然是这幅嘴脸。
  7 月20号,性文化节正式开幕,本来我对这种活动没多大兴趣,这次完全是
冲着苍老湿来的,女神飘扬过海不远万里地来看咱们,吾等屌丝岂有坐怀不乱之
理。
  老狗告诉我早上8 点正式开始,我是7 点半左右到的,文化节展厅还没开门,
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队,来的人男多女少,几乎人手一本苍老湿的写真集,看来都
是憋着跟这拍照要签名的。我因为有内线,没用排队,从侧门跟着老狗进了展厅,
他跟工作人员介绍我说是自己人,大家相互点个头。然后他又领着我在里面转了
一圈,基本上就是那些东西,以前在广州看过一次性文化展,说实话没多大意思,
这次只要能看看苍老湿,吾愿足矣。
  一趟转下来,老狗看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就吩咐工作人员开门放人。门一
开,人就像潮水一样往里涌,门口两个保安跟那维持秩序,人实在太多,你推我
搡,主要是没看过这西洋景儿,都想挤进来开开眼界。俩保安眼看盯不住了,老
狗从旁边抄起大喇叭就喊上了:「诸位慢点儿,注意秩序,排好队往里走,把票
拿好,一会儿到那边剪票,慢点慢点……我操!大爷你没事吧!」
  人群中有个老头被人从后推了一把,一腚墩儿坐到了地上,工作人员赶紧跑
过去搀扶,看这老头儿没有七十也六十开外了,我心说您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
不好好在家抱孙子跟这添什么乱哪。
  整整过了有十多分钟,门口这才算消停下来。老狗跟我说:「展会开始了,
我就不陪你了,苍姐估摸着10点以后才出场,你自个儿到处逛逛,别给我惹事儿
就行。」
  我骂道:「操行,我能给你惹鸟事?这也没嘛好看的,你给我找个妹子说说
话儿。」
  老狗顺过道朝里一指,「那边深都展位的妹子不错,是我钦点的,你到那就
说是我朋友,丫B 可开放了。」
  我问:「深都是干嘛的?」老狗说你到那就知道了,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我跟着人流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踅摸深都的展位,在紧里头把角的位置终于
被我发现了,丫隐藏的还挺深。展位的广告牌上是一对半裸的狗男女抱着脑袋对
啃,抬头看上书十二个大字:深都成人用品文化有限公司。操!敢情是一卖淫具
的。
  展台后面的妹子见来了人,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打招呼,「先生,有什么需
要吗。」我打眼一看,长得还真不错,特别是皮肤水嫩水嫩的,一双丹凤眼带着
一股子媚劲儿,说话声音也好听。我心想反正无聊,莫不如将此女调戏一番,老
狗不说丫开放吗,说不定今天还能揩把油。
  我指着展台里一只仿真阳具说:「这玩意儿做得还真像嘿!」
  妹子笑笑说:「这是用真人倒模做的,不仅外形逼真,材料也很环保!对治
疗女性性冷淡特别有帮助。」
  我趴到展台上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问她:「怎么用你能给我演示一下
吗?」
  这妹子估计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了,听完我这话一点儿没生气,还笑眯眯的从
后面柜台拿了一本说明书递给我,「先生,您看这个就知道了。」
  我接过来随便翻了两下又还给她。小样儿还挺有定力,不信整不了你,我在
展台前走了一趟,看准了一只飞机杯,就指着问道:「这个我能用吗?」
  妹子从展台里把杯子拿出来放到我面前说:「先生您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公
司新开发的款式,自带震动和发声功能,并且采用最先进的材料和制作工艺,自
上市以来用户好评不断,不信的话您可以跟这儿试试。」
  调戏不成,丫还反将了我一军,仗着哥脸皮厚,还是一大老爷们,能让个小
丫头片子给唬住?不过再往下说可就有点少儿不宜了。
  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那活儿太长,怕这杯子不够深。」
  丫竟然还是一脸贱笑,问我:「先生您那活儿有多长?」
  这B 还真不是一般人,问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我假装想了想说:
「怎么也有个30公分吧,我打小就没进过大众浴池,怕吓着人。」
  妹子听完下意识地瞅了我裤裆一眼,然后笑着说:「没关系,像您这种有特
殊需求的顾客可以联系我们公司定做产品,只不过价格贵点,我们要做新模子。」
  我问:「那要多贵?」
  妹子说:「这我不太清楚,您真有需要的话可以给我们公司打电话详谈。」
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我大概看了一眼就揣兜里了。
  看这阵势再耗下去也没多大意思,特别是这会儿后面又来了几个人,估计是
看妹子长得水灵凑过来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得太露骨,干脆交实底吧。
  我满脸堆笑地说:「不玩了,跟你说实话,我是老狗的朋友,没事跟这闲逛,
老狗让我过来给你搭把手,怕你一大姑娘家卖这个干不来。」
  妹子好像早就心里有底,剜了我一眼,「看你B 就不像嘛好鸟,30公分你属
驴的,你当你那是定海神针哪,中间断开还能耍双节棍?」
  我操定海神针,还双节棍,这彪悍哪,赶紧转过去做小鸟依人状,妹子伸手
在我大腿根掐了一把,骂道:「滚远点,我怕你那棍子戳着我。」
  我一听,有戏。
  展台前面的人看我俩跟这起腻,还以为是老相好呢,本来都是奔着姑娘来的,
一看姑娘彪悍,还有主儿,就陆陆续续的散了,这帮人都是带着批判的眼光来参
观的,谁还真格跑这买淫具来,找鄙视呢。
  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剩对面两个穿校服的学生对着电视跟那研究二十四式,
明显一对儿熊孩子,男熊背了个大书包,女熊比男熊矮半头,挎着他的胳膊靠在
他肩膀上,另外一只手好像进了男熊裤兜奔下盘去了,俩人看的那叫一个认真,
我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家大人也不管管,回头看见老狗叫他卖票的时候把B 眼
睁开点儿,别光顾着挣钱,这不是摧残咱祖国的花朵吗。
  这对儿熊孩子看了没多大一会儿,后来男熊好像哆嗦了一下,我琢磨着刚才
那小媳妇给他撸管来着,现在出货了,应该立马儿就会闪人。
  果然不出所料,男熊射完跟女熊对望了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看我们,接着就
转身离开了,一边走那小媳妇一边拿纸巾擦手,并没有避讳我们的意思。这下人
都走光了,半天也没再来人,听着闹哄哄的音乐估计都跑那边看钢管舞去了,剩
我跟妹子这儿玩二人世界。
  我挨着妹子坐下,妹子瞪了我一眼,没说话,瞧那意思让我离她远点,我假
装没看见,然后丫就看着对面的二十四式出神,也不知真的假的,反正当时气氛
挺尴尬。我这人不但脸皮厚,胆子还大,就装作无意地把咸猪手搭在了妹子的大
腿上,出乎意料丫竟然没躲闪,只是不高兴地说了句:「这么多人你规矩点儿。」
  为了应景,妹子那天穿的是超短裙,坐那儿都能看见白色的小内,妹子的大
腿那叫一个嫩滑,我暗骂你妈B 哪还有人,这手可就不老实了,一边往上蹭我一
边问她:「妹子咱俩也算是相识了,能把芳名赏下来不?」
  妹子说:「就叫我小玉吧,你呢?」
  我说:「我是草鞋没号,不过江湖上给个面子,大伙叫我一声长哥,长短的
长。」
  小玉瞟了我一眼,「切,不说拉鸡巴倒。」
  我厚着脸皮凑过去问:「你拉拉试试,看它倒不倒?」
  我装得跟没事人似的接着跟B 闲侃,这手可就碰到小内了,小玉欠了欠身,
我以为丫要逃离魔掌,结果她只是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然后又重新坐好,两条腿
也张开了,我心说你丫还真是一小淫娃,真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方干丫个四脚朝天。
  我见小玉这么配合,干脆出溜到椅子底下,正要下手的时候她突然护住要害
说:「先等等。」
  小玉弯腰从柜台底下抽出一块大蓝布,手一抖把玻璃展台给罩上了,然后低
头埋怨我:「我说哥哥,这儿都是透明的,往后您还让我做人不。」
  我说:「这人影都没一个,怕个鸟甚。」
  小玉赌气不说话了,趴在展台上看着二十四式装无聊,顺便观察周围形势。
这下倒把我挡了个严实,下手的好时机到了,我说:「妹子,抬抬腚。」
  小玉往上一欠身,我手疾眼快,白色的小内立马被我褪到了膝盖上,要说扒
女孩儿衣服这事儿哥平时没少干,算得上个中高手。可是问题紧跟着就出现了,
展台拿布罩了个风雨不透,安全倒是安全,就是光线差点,我在下面研究半天愣
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小玉裙子底下乌漆抹黑的一片,用手一摸黏糊糊地还出水儿
了,我说:「你TM还真骚啊。」
  小玉说:「少跟这装大尾巴狼,你们不就好这口吗?」
  我的手接着在里面划拉,先号号这货屄型再说,号得了直击丫的要害。小玉
被划拉烦了,跟我说:「你丫跟那找矿呢,没见过你这么玩的。」
  我一想也差不多该出手了,找准了洞眼儿三根手指一并就往里杵,没敢用多
大劲结果还没杵进去,正寻思着丫里面长得还挺严丝合缝,当下就感觉小玉身子
一哆嗦,接着就听她骂道:「你TM轻点,没看见带着膜了么?」
  我心说我操,这黑灯瞎火的我往哪看去,这丫竟然还是一处儿,用手一摸,
还真有膜,太尼玛毁三观了,我说:「你丫后找补的吧,摸着跟牛皮纸赛的。」
  小玉急眼了,「你MB,老娘那是胎里带的原装货,你们家才拿牛皮纸糊,你
妈生完你糊上牛皮纸就当大闺女改嫁了。」
  丫小样儿长得挺纯,嘴忒损,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我一大老爷们儿犯不着
跟一小丫头片子起急,再说我把人家杵疼了,还差点把丫贞操给夺了,挨两句骂
也受得过。我说:「得了得了,是我不对,哥这儿给您陪不是了。」
  讨女孩子欢心,哥还是有一套的,嘴甜不说,主要是哥长了一条好舌头,又
长又糙,按我媳妇话说,就跟那狗舌头似的,舔着那叫一个舒坦,也不知丫在娘
家那会儿让狗舔过咋地。眼下这会儿看来不出杀手锏是不行了,我把小玉裙子一
撩脑袋就钻了进去,把丫给吓了一跳:「我操,大哥,您甭跟我玩头交嘿,要出
人命的。」
  我说:「你MB还挺重口味,你以为哥是搞地道战的见缝就钻,等着瞧好吧,
你忍住别叫算你B 有本事。菊花收紧了,别到时候喷我一脸骚水,下午我还得见
客户呢。」
  这女人的高潮反应千奇百怪,我是被我媳妇喷怕了,才有这么一说。
  小玉没想到胯下这位大哥竟是一身怀绝技的主儿,态度立马就变了,「哥,
你就是我亲哥,今天要是把妹妹弄爽了,就是给你做小的我也愿意。」
  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眼看就共产主义了还提这些个封建糟粕,不让进
步青年轮你一遍你丫这觉悟是提高不上去了。」
  小玉说:「得得,你嘴狠,有能耐动真格的,甭跟这臭嚼啊。」
  我说:「请好吧您。」然后伸出舌头从屁眼到豆豆刮着地皮给丫走了一遍,
还真别说,这妹子水儿是甜的,咋嘛咋嘛滋味我全给咽了。
  小玉被我舔得有了反应,下面水儿见多,两条腿夹着我的脑袋一个劲儿乱蹭,
我心想今天卖卖力气,不给丫干脱水了哥就不算英雄好汉。
  我使尽浑身解数,先围着豆豆舔了几圈,后来又把舌头探进去舔前庭的淫肉。
舌头累了就换手,反正丫就这么点儿零碎,各种手法给丫上了个遍。要说我这两
下子可真不是盖的,刚走了两个来回妹子就收不住了,压着声音叫的那就叫一个
揪心。「要去了要去了,哥你出来,憋不住了啊……啊……操,射了!」
  我还没躲利索,就感觉脸上热乎乎的给浇上了,用手一划拉,这个黏糊啊,
倒是没啥味。我站起来把罩在展台上的布掀开一角,对着玻璃照了照,还好没淋
到头发和衣服上,拿纸擦擦就好了。
  小玉看着我一脸歉意,「对不住啊哥,真是没憋住。」
  我假装生气,把擦完的纸塞到丫鼻子底下说:「你丫闻闻是人味儿不。」
  丫还不好意思闻,笑着说:「哥,你哪学来的这手绝活,妹妹今儿算是长见
识了,要不趁现在没人咱俩换换,我给你口一个,算是赔不是了」
  人家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我也就别绷着了,看看表我说:「妹子,你这
份儿好意我心领了,不是我不想,主要今天是冲着苍老湿来的,这不马上要到点
了,我去那边搂一眼,你去不去?」
  小玉听完一脸的不屑,「那B 有嘛好看的,你们一个个都跟苍蝇见了大便似
的往跟前凑合,我才不稀罕呢,我看丫还没我长顺眼呢。」
  我说:「大妹子,人家是没你长得顺眼,可人家比你有胆气啊,就这么点B
事儿你还得拿块布挡着,要把你搁镜头前做给父老乡亲们看你还不得跳前门楼
子。」
  「那你快去吧快去吧,」小玉不耐烦地摆着手说:「还跟这臭嚼呢,一会你
苍老湿让人轮了你都挨不上个。」
  我说:「那我走了哈,一会儿回来找你要号码。」
  小玉说:「还回来干屁,听着,138xxxxxxxx 」
  我记下号码,跟着就往中央舞台那边跑,一边跑一边琢磨,丫怎么就是一处
女呢,这TM太不科学了。
  我赶到舞台那会儿,底下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观众,基本上整个大厅的
人都挨这往里挤呢,这时候还没轮到苍老湿登台,三个内衣舞女正搂着钢管跳得
火热,我削尖脑袋往里钻,一直钻到前排,身后留下骂声一片。我左右看看,不
少人正举着相机拍照或者录像,台上一团光怪陆离的雾气罩住了舞女的脸,看不
清长啥模样,我琢磨着好看不到哪去,估计连顺眼都算不上,反正是个女的肯露
就行,上面俩包底下一洞,大腿根蹭蹭钢管就算给爷几个长见识了。
  我又看看表,10点5分了这都快,丫怎么还跳起来没完了,不带脱的看个鸡
巴啊,亏了底下这帮老少爷们还扒着脖子跟这捧场,搁我早把丫轰下去换苍老湿
了。
  又在下面等了一会儿,边等边看表,快一刻的时候钢管舞停了,三个舞女鞠
躬退场,工作人员上来撤道具,底下一群傻B 还跟着鼓掌打呼哨,你当跳舞的是
你妈呀。
  等台上收拾利索,跟着灯光一闪,老狗从后台鬼头鬼脑地溜了出来,敢情今
天节目由他主持,丫又换了一身行头,越看越不像好鸟。
  老狗走到舞台正中,对着话筒清了清嗓子说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为了感谢各位观众对本界性文化节的支持,此次我们主办方特意从日本请来了一
位重量级嘉宾与大家见面。可以这么说,我们台下的很多观众都是看着她的片子
长大的,实不相瞒,我也是其中一员,我也是她的粉丝。」说着举起手里的苍老
湿写真集摇了摇,台下笑。
  老狗继续说:「这位神秘嘉宾到底是谁,相信不要我说大家也已经猜到了,
没错,她就是……」丫说到半截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往台下扫了一眼,我冲着
丫竖起中指,丫还给我一个会心的微笑。
  「她就是日本著名av女优,一代童颜巨乳的性感女神,我们敬爱的苍老湿:
苍——井——空!大家掌声欢迎。」
  台下掌声雷动,一个女人踏着掌声从后台款款走出,走到前台边上跟大家鞠
躬致意,大家也不鼓掌了,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女人身上,我离得比较近,打个
冷眼竟然没认出来,我操,这是苍老湿吗?身材也发福了,皱纹也增长了,一对
坚挺的大波也光荣下岗了,只是看五官还依稀有些当年的模样。
  当天苍老湿一袭白色长裙,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跟门票上判若两人,仿佛
一夜间从良了一般。老湿向观众们挥挥手,然后退到舞台中央老狗边上,台底下
响起一片咔嚓咔嚓的拍照声
  老狗是学倭语的,跟老湿交流了几句,然后转向台下,「刚才苍井空小姐说,
今天来到这里很高兴,谢谢主办方和中国人民的热爱,希望我们的展会取得圆满
成功。」台下鼓掌,但显然没有之前热烈,这时候不知哪个哥们儿喊了一句:
「苍老湿,脱一个。」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包括我在内的一大帮人也跟着起哄,
振臂高呼:「苍老湿,脱一个。」
  老湿见台下观众像突然打了鸡血似的大呼小叫,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只是一
个劲儿的傻笑。老狗挺尴尬,提高声音跟大家解释:「苍井空小姐这次来主要是
作为我们展会的形象大使,不是拍片儿来了,大家别着急,一会儿有拍照签名,
还有互动节目,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苍老湿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起哄的人估计也没想真那个啥,让我哥们一忽悠就都不闹了,把带来的写真
集握在手里准备合影要签名。不过我可不高兴了,心说配你MB,合你MB,不脱有
毛劲啊,我以为还现场赠炮呢,套都准备好了。
  我正跟那看丫来气呢,就感觉后面有东西在我屁股上蹭,回头一看,是个跟
我差不多高的眼镜男,眼神迷离跟灌了春药似的,一脸欠抽像。我纳闷什么东西
蹭我来着,低头一看,我操!这哥们儿撸上了。
  估计眼镜男跟台上的苍老湿神交已久,今日得见老湿真容,一激动把家伙亮
出来了,不过您也别跟这撸啊,这么多人吓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吓不到小朋友,
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吗。
  我狠劲瞪了丫一眼,丫根本不鸟我,这种楞B 最好别惹,我还是躲远点吧,
别呆会儿射哥一菊花,回家让我媳妇看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横着往边上躲,步子跨得大点没注意脚下,不小心踩着一大姐,大姐看了
我一眼,说话还挺客气,「挤个鸡巴,没长眼哪。」
  我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特殊情况。」说着往后面一指,大姐顺着我
指的方向看去,看完先愣了一下,然后就跟杀猪似地嚎起来了:「耍流氓啦,我
操,这尼玛撸上了。」
  台上台下听她这么一喊都往这边瞅,撸管的哥们一看被发现了赶紧收家伙,
活该丫倒霉,忙中出错,家伙不但没收不起来,还让裤子拉链夹了一下,疼得丫
直咧嘴。
  这下热闹了,哥长这么大见过撸管的,还没见过现场直播的,台上的苍老湿
见此情景,直惊得花容失色掩面而走。老狗掏出电话叫保安,一会儿保安挤进来
把撸管男带走了,临走那哥们的家伙也没收起来,不过萎了,只留了个头在外面,
还是保安帮忙给塞进去的,估计哥们都吓傻了。
  撸管男被带走后,苍老湿又战战兢兢地从后台转出来,丫就像一只受了惊的
小白兔,捂着胸口跟老狗说了几句,意思大概是吓死我了之类的。我就奇了怪了,
你丫在老家是没见过咋地,怎么一踏上我中华大地就三贞九烈了,丫本能反应不
应该是扑上去唆嘞几口吗,你还有没有职业操守了。
  我对苍老湿今天的表现强烈不满,把手里的写真集往地上一扔,转身挤出了
人群,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苍井空正在和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合影,好像
就是那个研究二十四式的男熊,台下气氛热烈,还有人要挤着上台,我淡然一笑,
飘身离去。
  临走又特意绕到深都展位打了一晃,结果小玉没在,打电话没人接,大概是
放尿去了。等了会儿没见丫回来,正准备走的时候电话响了,一看竟然是我媳妇。
我赶紧接起来:「喂!」
  「喂!你死哪去了,二子说你没去他那。」
  「啊?二子没跟你说吗,我们公司临时有个会,我开会去了。」
  「什么会?」
  「就是那个……」
  媳妇的语气突然缓和下来,温柔地说:「是性文化展会吧?看苍老湿去了吧?
没关系你慢慢看,别着急,看完记着回家,我准备好刀阉你呢。」
  「我操!玲儿你可千万别冲动,我就给老狗捧个场,没啥好看的,现在正往
家赶呢,开着车不方便,撂了吧。」
  我挂了电话就往外跑,我媳妇心狠手辣,那是说到做到,晚回家一步就太监
了。出门上了车,屁股还没坐实,小玉的电话又来了,丫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
个时候打,我一狠心给丫按了。然后关门打火,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婷婷五月情色新地址 五月情色夜 婷婷五月情色网站 日韩av女演员 大全 日韩av i百度影音